百度再次出局,又一个行业被AT统一!这次他们抢的是爆米花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影视行业渐趋冷静,资本不再轻易躁动,各大票务网站的厮杀,终究很难逃脱“拼爸爸”的魔咒。这样的情景与不久前的共享单车之争何其相似。猫眼与微影,除了抱团取暖,谁先出局,大概也需要看AT之间谁的腕力更大了。

  颜汐  ·  2017-07-17 16:50
百度再次出局,又一个行业被AT统一!这次他们抢的是爆米花 - 金评媒
来源: 新芽NewSeed 冯颖星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影视行业渐趋冷静,资本不再轻易躁动,各大票务网站的厮杀,终究很难逃脱“拼爸爸”的魔咒。这样的情景与不久前的共享单车之争何其相似。猫眼与微影,除了抱团取暖,谁先出局,大概也需要看AT之间谁的腕力更大了。

微影时代CEO林宁曾预判“现在谁也打不死谁了,四个人打牌,只是市场份额大小的变化。如果变,可能就是并购或者整合,最后牌桌上只剩下两个人,具体是哪两个,还不知道”。

7月5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孤注一掷投身Allin AI,能否借助AI虎躯重振尚且不论,但在其泛娱乐的布局上,百度糯米率先从票务平台的竞争中退出。

根据易观数据,2016年国内电影市场收入457.1亿元,其中有73.60%的人通过线上票务系统购票。换言之,超过七成的观众通过票务平台选票。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在全球第二大票仓的中国,谁占据了线上购票平台的大块份额,谁就在中国影市的观众入口占据更大的主动权。进而从下游上溯进军上游,增大渗透全产业链的可能性。

在线票务平台本是BAT的主战场,外加背靠光线的猫眼,从2015年的票补大战之后,一直处于“四方割据”的格局。百度糯米退出舞台,背靠阿里的淘票票持续进击,最早玩“补票”的猫眼优势渐退,微影的娱票儿降低了票补力度后,市场份额更是一路狂跌。

有业内人士预判,暑期档过后,当下的三军鼎立的局面还将进一步洗牌,“三进二”,究竟谁先会出局?

猫眼、微影联手斗“地主”?背后庄家还是AT

三进二到底会是哪两家?背靠“亲爹”阿里的“人民币玩家”淘票票目前看来胜券在握。

对此淘票票底气十足,去年5月,阿里影业通过战略投资者出资,为淘票票进行了17亿人民币的新投资。今年年初,阿里营业的财报中,率先披露了淘票票在市场投入上的费用,预计为10亿人民币。

紧接着,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阿里营业CEO俞永福向媒体透露,对于淘票票的市场投入没有上限,毕竟,阿里影业账上还有百亿资金未启动呢。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猫眼收入10.53亿元,亏损5.11亿元。4月27日的光线投资者交流活动中,王长田谈到猫眼近况:第一季度收入超过6亿元,前三个月平均利润超过5千万,单月最低利润超过4千万。

但对于这组数据的真实性,市场却持有怀疑态度。第一季度内地电影票房142.5亿,五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而猫眼的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并无太大改观,主控的东家光线又在去年9月和今年7月连续裁员30%,美团也在割据混战,忙着和饿了么、携程等抢占市场,自顾不暇。如此经营压力下,猫眼的盈利存在玄机。

有趣的是,虽然淘票票此刻春风得意,但却与当下的在线票务平台的头牌猫眼算是表亲。早前,阿里曾以24亿元入股光线,成为光线第二大股东,间接持有猫眼一部分股权。而微影时代却嫡出腾讯,虽然后来独立出来,腾讯的股权不断被稀释至15.99%,但终究还是微影的第一大股东。

影视行业渐趋冷静,资本不再轻易躁动,各大票务网站的厮杀,终究很难逃脱“拼爸爸”的魔咒。这样的情景与不久前的共享单车之争何其相似。猫眼与微影,除了抱团取暖,谁先出局,大概也需要看AT之间谁的腕力更大了。

除了一把电影票,三家还有哪些底牌?

从2014年参与宣传,2015年的联合出品、联合发行,到2016年更多的主控电影产品发行深入产业链,在线票务平台早已不单单只是你眼中的“购票平台”。

梳理几大线上购票平台近两年的业务线不难发现,各大平台早已不满足联合出品与联合发行的角色。

以已经出局的百度糯米为例,去年国庆档的票房黑马《湄公河行动》便是其担任主发行方。今年春节档的《健忘村》的主发行方亦是在线票务平台猫眼。这些主发行方的身份,宣告了在线票务平台全面渗透电影产业链的野心。

“现在除了拼爹,更要拼家产了”。有业内人士称,与此前简单粗暴地烧钱抢占市场份额不同,目前在线票务平台更多拼的是“七大姑八大姨”的产业链优势。

正如微影时代CEO林宁所回应,“我们是个电影、演出、体育的泛娱乐公司,猫眼只是个票务公司”。

为了在产业链布局上突围,微影时代泛娱乐的布局可以说相当宏大,作为一家迄今为止融资50亿的创业公司,两年时间内投资了40多家公司,涉及影视、体育、演出、媒体营销等众多领域。

微影的另一策略则是重金砸向好莱坞大片的投资,先后投资的派拉蒙影片《攻壳机动队》和《变形金刚5》,两部影片的表现均远低预期。业内人士分析,按照微影时代对外宣称的,占两部电影全球票房10%的份额,给微影时代带来的亏损大概超过2亿元人民币。

微影曾高价收购了格瓦拉,但格瓦拉却并没助力其称霸在线票务平台,且在2017年微影大幅减少票补后,微影的娱票儿市场份额就在持续下滑。

而猫眼自从2016年5月从美团拆分,以57.4%的股权卖身光线。按理说,光线作为一家优秀的内容制作商与发行公司,与猫眼联姻,应该能达到1+1>2的效果,但事实并非如此。

作为在线票务平台,难免对东家会有资料倾斜,难以扮演一个独立的在线票务平台及社区的角色。这使得其他电影制作发行公司对猫眼不得不有忌惮,最直观的结果便是导致猫眼很难再拿到非光线主导影片的主要票补,丧失了在线票务平台的价格优势,使淘票票和微影旗下的娱票儿坐收渔翁之利。

相较猫眼的发行与微影的泛娱乐版图,淘票票的定位来看更为脚踏实地。背靠阿里,俞永福对淘票票的定位是电影领域的媒体平台,能够通过大数据帮助更多的内容方通过这样的平台进行营销。

当下,淘票票先后接入了高德地图、优酷视频、UC头条等移动端App,尽显阿里影业将其设为战略性投入大格局。

电影下游现在已被玩穿,各家都想通过上游产业来把握自己的真正命脉,可是上游的输出和打造何其容易。拼爹之后,产业链的矩阵如何布局,如何为自家争夺更多更扎实的家产,这才是在线票务平台接下来更要考虑的问题。

(编辑:郑惠敏)

来源: 新芽NewSeed 冯颖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