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不应该是国家战略吗?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互联网金融的这股热潮方兴未艾,为了更好的对其规范,主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政策。比如人民银行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央行联合十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还有对于股权众筹的监管细则,等等。

  张志峰  ·  2015-09-11 09:05
互联网金融不应该是国家战略吗? - 金评媒
作者: 张志峰    图片来源: 达志

互联网金融的这股热潮方兴未艾,为了更好的对其规范,主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政策。比如人民银行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央行联合十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还有对于股权众筹的监管细则,等等。

对于这些法规条例,网上已经展开了多次热烈的讨论,具体细节这里不再赘述。监管是必要的,而争议的焦点则在于是不是监管过严,让互联网金融失去了成长的空间。确实有这样的声音出现,认为互联网金融时代已经落幕。其实,这归根到底是看政府怎样看待互联网金融,将互联网金融置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如果出发点是认为互联网金融触动了既得利益阶层,搅乱了现有金融市场的秩序,那这样的监管就是误国误民的。但是,假如出发点是将互联网金融视为国家战略,监管是为了其更好的发展,不会影响到用户的体验,不会因为这个行业的一点混乱而将其扼杀,那么则善莫大焉。因为,发展互联网金融应该置于国家战略的高度,这是中国经济实现弯道超车的最佳途径。

现代金融体系是在西方国家一点点建立起来的,它不仅促进了资本主义的繁荣,也可以说是让西方国家超越中国,牢牢占据世界霸主地位的原因。像荷兰这样的小国,一度成为世界霸主,靠的就是先进完善的金融体系。而中日甲午战争,清政府的失败也在于不懂得债券融资,中国的金融始终依附于政府财政,没有独立的立场。反观日本,这场战争的融资主要是依赖发行了1.16亿日元的政府公债,取得战争的胜利不仅让日本奠定了经济振兴的财政基础,而且还顺势实现了金本位制度,迅速进入世界经济体系。

由此可见,国富国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金融制度。当然,工业革命是西方国家能够建立起现代金融体系的根本。而如今,信息革命已经到来,共享经济也将席卷全球。中华民族要想实现伟大复兴,就要抓住时代的机遇,建立起适应未来生产关系的金融体系,所以就要将互联网金融摆在国家战略的高度,掌握在未来世界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

实业与金融本就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熟悉的金融体系是配套于工业时代的经济体系的,它推动了工业技术的创新,也带来了组织结构的变革。股份有限公司、工业流水线、金融控股集团托拉斯,工业时代的每一步变革都离不开金融的力量。因为工业时代追求的是规模经济效益,企业做得越大越好,这样才能垄断市场并且“大而不倒”。相对应的,金融体系打造的是中心化的社会信用结构。这样的“金融+实业”组合构造了我们所熟悉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或者说是“金融资本+企业托拉斯”的架构,你会发现,生活中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是离不开几家大公司的影子,这个特点在号称市场经济程度最高的香港地区表现得最明显。

但是,“金融资本+企业托拉斯”所构建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和金字塔型社会信用结构已经是穷途末路,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以及随后各国推出的救市计划将这套体系的缺陷暴露无遗。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倡导消费主义,鼓吹人的欲望是无限的,要通过市场的手段让有限的资源来满足无限的欲望,结果就是造成一次次的危机和对自然与社会生态系统的严重破坏。次贷危机的起源就是人们不切实际的追求拥有住房的欲望,吹起了房地产泡沫,而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家将风险通过层层包装隐藏起来,当泡沫破灭、危机爆发后,再通过QE(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来救市。圣路易斯美联储曾发布一份报告,称几次QE事实上终结了美国中产阶级的未来,危机后的财富分化更为明显,用QE来解救危机是饮鸩止渴,根本就是个错误。而且,通过美元霸权主导下的国际货币体系,次贷风暴的始作俑者还能把危机转嫁给全世界。中国随后推出的四万亿财政刺激计划和投放的十万亿信贷,让房地产泡沫再次吹起,经济结构转型的脚步终止,并且出现全国大范围雾霾这样的环境生态危机,令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遇到重大挑战。

危机——救市——新危机——再救市,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体系已经陷入到恶性循环中,并且财富分配愈发不公、环境生态日益恶化。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资本主义自身的文化矛盾——新教伦理的道德基础由资本主义内部产生,如今已被现代资本主义无限扩张的欲望埋葬。这样的文化矛盾也体现在管理文化和金融文化上,美国管理文化的清教渊源在于“建造人间天国的坚定信念;喜欢亲力亲为的技师精神;把集体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的道德观念;根据目标协调各种财力、物力和人力的组织能力”,但如今则被“专家”崇拜、无功受禄的作风搞得乌烟瘴气。金融文化的渊源在于咖啡馆文化,是开放、平等、普惠、透明的,而如今则被臃肿而复杂的中介、资本对信息的垄断、嫌贫爱富的观念所异化了。

资本主义自身的文化矛盾决定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必将终结,而互联网技术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进程,这也给了中国一个绝佳的时机。在从农业时代向工业时代过渡过程中,由于我们在技术革命和金融创新上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导致中华民族长期积贫积弱,被动挨打。但在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过渡过程中,我们在技术创新和应用上并没有落后西方太多,反倒是因为在传统服务上有诸多不完善的地方,所以能让互联网有更充分的发展空间。因此,在发展“互联网+”过程中,必须要同时鼓励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这样的“技术革命+金融创新”方能让中国经济实现弯道超车,这也是要把互联网金融视为国家战略的原因。

所以,在对移动支付的监管中,是否要考虑不破坏用户的体验,让我们的移动支付公司具有国际竞争力,甚至像Ripple支付协议那样能够冲击国际的SWIFT系统。在对P2P公司的监管中,是否要给其更大的成长空间,让P2P公司未来可以充分使用大数据征信,因为数据是一国未来金融体系的核心资源。在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中,是否像有些国家对比特币的扶持一样,大力发展本国数字货币,并开放更多的场景应用,因为未来货币战争的主战场在数字货币。

把发展互联网金融作为国家战略,那么在监管上就要尊重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规律。9月5日,国务院正式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意味着大数据发展正式成为国家战略,对于数据资产的重视抬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通过大数据征信,是P2P公司未来的核心竞争力,这也是能够根除传统金融种种弊端的关键。

笔者认为,互联网金融时代远未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因为只有把互联网金融作为国家战略,才能摆脱金融危机的循环往复,才能在世界金融体系中不受制于人,才能在未来更好的发展共享经济模式,最终在国家竞争中实现弯道超车。美联储正在退出QE(加息预期强烈)、新一轮的全球经济危机山雨欲来,危机往往是变革的起点,推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时不我待。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金评媒独家,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