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的司机:我恨不得把共享单车都扔沟里去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曾经,摩的行业是一个圈子,圈子里面的人想出去,圈子外面的人想进来。而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爆,对摩的行业的冲击也越来越大,从古至今,改变者总会颠覆一些事物,共享单车也是如此。

  于斌  ·  2017-06-18 15:30
摩的司机:我恨不得把共享单车都扔沟里去 - 金评媒
作者: 于斌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曾经,摩的行业是一个圈子,圈子里面的人想出去,圈子外面的人想进来。而随着共享单车的火爆,对摩的行业的冲击也越来越大,从古至今,改变者总会颠覆一些事物,共享单车也是如此。

路边拉活时,摩的司机们会优先搭讪那些手里没盯着手机的过客。这是为了提高效率,“有些人一看就是在用手机找附近的单车,问了也白费时间。”

“你信不信,这玩意我不用扫用手直接就能打开。”

大庞又开始跟身边几个同样闲着无聊的摩的司机扯淡。

“你以为这把锁你家的啊,这是互联网的锁,互联网懂不懂,我们快落伍咯!”

大庞倒没有再说话,直接就把摩的开往共享单车,“啪”,先是撞倒了第一辆,前面路上听到动静纷纷回头诧异观看,诧异完后又继续快步走着,接着又啪啪啪连续撞倒了三辆,“任务”完成后又把车子使回了远处继续揽客。

“如今这玩意到处都有,我们这些开摩的的怎么混啊,要让我们饿死吗?”大庞说。

这时候一位老大爷走过来,看着三辆被“倒”下了共享单车一脸迷惘,本来想骑一辆到附近的公园溜达,但是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也没有去把他们扶起,纠结了一会之后只好走开了。

不一会,一个小伙子过来把一辆小黄车扶了起来拍了拍座椅,扫码骑走了。大庞和他的“摩友”们一直盯着他,露出了嗤之以鼻的表情。

“90%同行都不干了,我也不知道会干到啥时候。”

周遥常年驻守公交车站台和地铁站旁,用他的话说就是“单子肯定能养活自己,谁不想图个方便啊。”

“但没想到能那么惨烈。”

周遥对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做了城管的死党伟哥说:“以前你们整天看到我们就头疼,现在好了,你们啥事不干那么多以前撵都撵不走的摩的司机们自动消失。”

摩的正面临着“被赶尽杀绝”的局面。这几个月来,“我从以前每天至少十几单到现在每天最多几单,大部分时间都在闲晃悠等客户。” 周遥说。

“现在收入下滑了2/3,以前一天能赚两三百块,现在只能挣个七八十块。”自从共享单车出来后,周遥收入大不如前。

作为一名全职摩的师傅,往常周遥吃完早餐后,早早就开着他那辆擦得干净发亮的摩托车蹲守在各大地铁站、公交站拉活。中午时分,地铁站公交站遍布摩的师傅,各种招揽声车鸣声,仿佛菜市场般热闹。

“共享单车出来后,生意变得很不景气,90%的同行都没有全职干这个了。”忙完一天的工作,周遥略显疲惫。

“几个月前,听老乡说晚上生意比较好,就去试了试,下了班回去吃个晚饭就出来拉活了。虽然累了点,也能挣点钱补贴家用。但这几个月,生意大不如前。” 周遥的朋友,兼职摩的师傅谢勇觉得兼职也很难坚持下去了。

这是谢勇做兼职的第2个年头,他不像周遥一样整天接活。除了白天在酒楼做服务员,他晚上基本都出来拉活,但拉活这事也不简单,为了躲避城管,谢勇都是等到9点才能在地铁站附近等客。

“以前运气好一天能接好几个,平均下来也能挣个百来块,现在的话就只能挣一包红南京的钱了。”谢勇叼着烟头,一边无奈答道一边招手揽客。

“但因为我们做的是兼职,所以还好,只要能挣点钱,还是会做的。”

老王最近有了新的工作。

“找了个小吃店打打下手,一个月也能赚个3、4千。”

“就是不像以前那么自由了,我还是喜欢开着摩的接客的时候,可惜没办法。”老王哀怨道。

老王家里情况不太好,有个女儿在上大学,需要用钱。老王和媳妇又没什么文化和技能,所以早年老王一直靠着开黑摩的补贴家用,那么多年过来了竟也撑到了女儿考上大学。

“可惜这两年变化太快了。就是一夜之间的感觉,摩的生意突然就变差,街上到处都是各种花花绿绿的自行车。”

老王开始的时候还不懂,后来在女儿教他用了一次之后他才逐渐摸透。“现在自行车都那么高科技了,老了不中用喽。”

“不过这样也好。”老王的女儿对他说,“至少以后不用整天担心你在街上风餐露宿的了,现在路上车又多还不安全。”

但老王说他还是更喜欢以前的生活,不过,“变化太快啦,赶不上喽。就这样吧。”

“小伙,坐车吗?”

这是陈师傅的口头禅,他习惯在市区医院、商场、大道路口等容易交通拥堵的地方接客。

用他的话就是:“就当做好事了,不然好多人赶时间根本来不及。”

“摩的也是有贡献的工作嘛。”陈师傅说。

陈师傅去年6月份就下岗了。他之前是一名送水工。没有五险一金,一个月2500元。一般每天要送大约20桶水上门。我们以为大城市高楼大厦耸立,可是避开繁华的区域,七层的民居房随处可见,那都是建了很多年的。有些房东为了吸引租客,无非是简单地装修,再以相对高一点的价格出租。但这些房子按照政府规定,终究是不能配电梯的。所以陈师傅一直很辛苦。

但陈师傅开摩的的时候总是一脸微笑。他额头前的头发有少许白发,脸色零零散散布满皱纹。他的后座很干净,总是擦过的干干净净。他不像一些摩的司机总是邋里邋遢满嘴圆滑,他不喜欢对乘客喊老板、叫帅哥美女。

“小伙,坐我的车吧!”他又开始跟路边的一个小伙子搭讪。

这次他成功了。小伙上车问他:“你一天做这个能赚多少钱啊?”

陈师傅指了指路上的共享单车,“他们没来时,我最高的一次跑了380。现在,一天就几十元,有时候一上午都没人坐。”

“恨这些共享单车吗?”

“小伙子啊,我们只是普通人,讨口饭吃就好,你说恨、怨,多少会有点。可这社会不就是年轻人的社会吗?我开摩的,我也没有好抱怨的。我开摩的也是上班的啊!”说完,陈师傅笑了笑。

正好经过共享单车的停车点,有几辆车倒在地上,旁边也有几个摩的师傅等着拉客。不经意间他们聊起了网上很多说摩的师傅毁坏单车的事。

“陈师傅,听说,有很多像您这样开摩的,会毁坏那些单车?”

陈师傅突然间放慢了一点速度。“那是他们,不是我!我还没有毁坏过自行车。说道这,我们也想说,这些单车好厉害,知道哪里人多,就会把好多单车安排在那里。那里单车越多,我们就不敢去了。你看,他们的停车点已经合法化了。”

“为什么不去了?”小伙打断陈师傅。

“你不知道,巡警来得可快了。抓到了,车就没收了,没有几千元出不来的…”

老肖最近摊上大事了,警察来把他给带走了,说是要拘留。

“我就是气不过,凭什么这些车一出来就影响我生意啊?”老肖嘴上认错,心理还是想不开。

老肖是一名专职“摩的”司机,自从共享单车投入运营以来,他的“摩的”生意受到很大影响,因此他对这种自行车很不满。

上个月的一天凌晨5点左右,他带着早就准备好的的喷漆罐,连续将十几辆共享单车的“二维码”喷涂覆盖,造成车辆不能使用。

“然后那边有监控,警察就找上门来了。”

老肖觉得自己没啥大错,“我就是一时冲动,也就把车上的那些二维码给破坏了一下。”他想不通这点事为啥还要拘留他。

“别说就弄个二维码了,我恨不得把共享单车都扔沟里去!”

当然,扔沟里去这件事老肖是不敢做的,因为最近一个六合的同行把几辆价值较高的共享单车扔到河里去,后来被查到,据说要被公诉判刑了。

写在最后

某单车品牌近期发布的出行报告显示:共享单车致超过70%摩的司机转行(数据针对南昌)。南昌市民单次骑行距离平均为2160米,80、90后是使用共享单车主力群体,累计减少碳排放近万吨,相当于植树1万多棵。此外,共享单车致超过70%的摩的司机转行。

摩的群体虽然受到了共享单车的强烈冲击,但有些人还在“聪明地”坚持。比如他们会观察出公交或出地铁站的人有没有打开单车软件,会留意留意客户的年纪的穿着打扮等。基于这些经验判断,他们再出手,希望借此能提高他们的接单量和收入。

很多摩的司机作为利益受损者的一方会视共享单车为一剂毒药,让他们深受其害。利益既得者视共享单车为出行中的一股清流,环保便捷又经济,但他们都有一个共识:抛开利益,从个人角度而言,共享单车改变了不少人的出行方式,它的环保、方便、便宜给很多人带来了很大的便捷,存在即合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在等着这些摩的师傅,未来的潮水会流向何方,但他们仿佛都在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等待下一个落脚点。

(编辑:郑惠敏)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