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开“变脸减持”首张罚单 *ST墨龙将遭集体索赔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剑刃之锋利更让业界震惊,尽管*ST墨龙仅仅受到了60万元的顶格处罚,但证监会却向以业绩造假来掩护违规减持的大股东开出了罕见的罚单——董事长张恩荣与其子总经理张云三近四千万元的非法获利被查没,而且遭到了三倍的重罚,总额高达1.52亿元。

  大脸妹  ·  2017-05-24 10:18
证监会开“变脸减持”首张罚单 *ST墨龙将遭集体索赔 - 金评媒
来源: 经济观察报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证监会提高查处速度、力度,也为万千受损股民集体追偿开启了方便之门。

悬在 *ST墨龙(002490.SZ,00568.HK)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挥了下来。从3月21日立案调查到5月15日开出罚单,证监会仅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而此前类似案件周期要长达一两年。

剑刃之锋利更让业界震惊,尽管*ST墨龙仅仅受到了60万元的顶格处罚,但证监会却向以业绩造假来掩护违规减持的大股东开出了罕见的罚单——董事长张恩荣与其子总经理张云三近四千万元的非法获利被查没,而且遭到了三倍的重罚,总额高达1.52亿元。

证券市场监管趋严的背景下,*ST墨龙恰恰撞到了枪口上,其所受的重处被业界人士称为“变脸减持第一单”,被认为是一个极具典型意义的案例。

证监会提高查处速度、力度,也为万千受损股民集体追偿开启了方便之门。目前多名律师召集股民正集体向*ST墨龙提起诉讼。这条搅浑证券市场的“墨龙”不仅要应对证监会的重处,还将面临万千股东的集体索赔……

超乎预料的造假

当*ST墨龙(002490.SZ,00568.HK)一案黑幕被揭开的那一刻,令业界震惊的是,这家以石油机械加工制造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业绩造假远远超乎人们的预料。

5月15日,*ST墨龙披露了证监会立案调查后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调查结果令人震惊,该公司2015年和2016年的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的营业收入、成本、净利润等主要业绩指标均涉嫌虚假记载,7名董事、3名监事以及部分高管共15人均受到重罚。

*ST墨龙长达两年的业绩造假、整个董事会、高管层几乎全军尽墨,被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称之为,“涉嫌违法行为涉案金额巨大、手段恶劣,违法情节严重”。这一案件被引爆还要从*ST墨龙2016年年报的突然变脸说起。

2016年10月10日,山东墨龙财务部经理丁志水与副经理杨俊秋将刚刚核算出的2016年三季度财务情况向财务总监杨晋汇报。这份财务报表显示,企业出现重大亏损,前三季度共亏损21897.21万元。

可是,当财务总监杨晋向主持日常工作的总经理张云三汇报后,张云三却授意其伪造企业经营业绩,变亏损为盈利。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显示,10月17日,杨晋要求上述两位财务部经理对相关数据进行调整,以达到盈利目的。丁志水与杨俊秋商议后,安排财务人员通过虚增收入6,049.28万元、少结转成本17,582.29万元的手法,使净利润虚增22,731.56万元。

十天后,山东墨龙对外披露了三季报。这份被做过手脚的财报显示,山东墨龙前三季度盈利834万元,“2016 年度预计的经营情況:与上年同期相比扭亏为盈,净利润金额为600万至1200万元”。

中小股东被蒙在鼓里、为虚假繁荣欢欣鼓舞,企业高管松了口气、以为能蒙混过关,殊不知山东墨龙的经营危机却悄然而至。此后的两个月,企业经营状况依旧没有好转,处置子公司股权和工业园一块土地的变现计划一直没有实际进展。眼看着年底将至,要偿还到期银行贷款,山东墨龙因行业低迷、经营不善,资金压力骤增。

1月11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国焕然和财务总监杨晋突然来到张恩荣家,向这位久居幕后的老董事长告急,希望其在1月18日前筹措资金1.5亿元,以救燃眉。

作为山东最年长富豪,77岁的张恩荣曾称,随着年事渐高,将企业具体经营事务交由儿子张云三负责。2017年元旦前,张云三因病需到外地治疗。可眼看着公司资金缺口无法填堵,如果近几天不能筹集1.5亿元,将无法按期偿还到期银行贷款。

只有7天的期限,久居幕后的老董事长如何融到上亿元巨资。两天后1月13日,张恩荣只好紧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 3000万股,占总股份3.76%,减持均价为9.25元,套现近2.8亿元。

1月18日,张恩荣把高价减持的1.5亿元一次性打到了公司账上,山东墨龙终于度过了这场资金危机。不过,张恩荣父子二人在匆忙减持中违反了《证券法》,企业的业绩造假也漏出了马脚。《证券法》第八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股东“股份比例每增加或者减少百分之五,应当依照前款规定进行报告和公告”。2014年张恩荣曾一次减持1.74%;2016年11月23日,其子张云三通过大宗交易减持750万股,减持比例为O.94%,减持均价10.97元,套现逾8000万元。张恩荣父子作为一致行动人,三次减持比例已达6.44%,不知不觉跨过了5%的红线。

在一片质疑声中,山东墨龙大股东违规引来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同时,证监会还收到了针对山东墨龙的举报。其线索称,公司未披露2014年12月、2016年6月对同一子公司增资4亿元、3亿元的信息。这已超过当年净资产10%、且绝对金额超过一千万元的公告底线要求,涉嫌违法。

2017年2月3日,在证监会的调查结果中,被认为是“内幕信息敏感期的终点”。这一天,山东墨龙(002490.SZ,00568.HK)发布了《2016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及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预计公司亏损4.8亿元至6.3亿元。

从预计盈利600万至1200万元到预计亏损4.8亿元至6.3亿元,山东墨龙年报突然变脸,再加上此前张恩荣父子的高价减持,立刻招致了证券市场一片口诛笔伐。当日,A股方面,山东墨龙暴跌8.89%;H股方面,当日惨跌13.83%。

2月8日,张恩荣及张云三先是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3月21日山东墨龙又收到了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令人震惊的是,证监会在调查种发现了*ST墨龙潜藏着超乎预料的违法行为。

违法成本加大

原本,外界以为 *ST墨龙(002490.SZ,00568.HK)业绩造假只发生在2016年下半年,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却显示,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2015年和2016年的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的营业收入、成本、净利润等主要业绩指标全部涉嫌造假。而造假手法却如出一辙。

“2015年一季报,山东墨龙通过虚增收入2,411.49万元,多结转成本6.72万元,导致净利润虚增2,404.77万元;2015年半年报,山东墨龙通过虚增收入7,318.97万元,少结转成本895.08万元,导致净利润虚增8,214.05万元;三季报……”公司董事会、高管层的7名董事、3名监事以及部分高管共15人负有不同责任,均受到相应处罚。

张恩荣在公开的道歉信中称,“由于我的片面理解,个人近期的减持行为违反了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在此,我郑重向全体股东道歉!本人减持资金用于公司生产经营和归还欠款……”

证监会调查结果显示,“二人均不能合理解释其作为内幕信息法定知情人,在信息未公开前卖出股票的原因。事实证明,2017年2月3日信息公开当日股票价格下跌8.89%。张恩荣、张云三作为内幕信息法定知情人,有强烈交易动机,利用公司亏损的内幕信息未公开之际卖出股票,获取更多资金”。证监会认定,张恩荣、张云三的行为涉嫌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三条、七十六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

*ST墨龙撞上了枪口,证监会不仅处罚力度令人咋舌,处罚的速度也前所罕见,仅仅一个多月就开出了罚单--对山东墨龙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对张恩荣内幕交易行为没收违法所得2032万元,并处以三倍的罚款,没收张云三违法所得1792万元,并处以三倍的罚款。“没一罚三”,张恩荣父子总共被罚1.52亿元。

对于证监会的重罚,*ST墨龙董秘赵洪峰表示,对于处罚结果,企业有着选择申辩、要求听证的权利,近期公司会根据自身的判决作出相应决策。

不单单是证监会的重罚,未来*ST墨龙还将面对中小股东一轮又一轮的集体诉讼。目前,多个律师事务所正公开召集股东进行集体维权。

江苏颐华律师事务所证券律师韩友维介绍道,这两天报名起诉*ST墨龙的股民十分踊跃,已有近二百人报名起诉。此次证监会加速处罚,为中小股东集体诉讼大开方便之门。

以前,监管部门对于上市公司处罚数量少、速度慢。证券史上,曾有过宝硕股份在八年之后才出调查结果的极端案例,大多数案件往往也需一两年的时间。韩友维指出,时间过长使部分股民忘记索赔,部分股民取证时交易记录早已无法调出,部分则早已割肉离场放弃索赔。这使得违法企业往往逃避掉大部分的责任。

一方面,证券虚假陈述赔偿案件需要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作为前置条件;一方面,证监会从速处罚将促进中小股东的集体维权热情。代理墨龙维权案的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胡良称,证监会处罚与股东集体诉讼将形成一个多层次的监管网络,加大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随着监管的趋严,胡良手头集体诉讼突然多了起来,正在征集报名的就有四家。

此前,韩友维律师将投资索赔范围定于2016年4月29日至2017年3月21日之间买入股票,并在这一天收盘前仍持有且产生亏损的投资者。根据*ST墨龙公布的《处罚告知书》显示,公司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时限进一步扩大到2014年12月1日。这意味着对*ST墨龙的索赔金额也将大大提高。

(编辑:杨少康)

来源: 经济观察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