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风险下一个高发地?金交所三步骤扭转乾坤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目前,金交所业务跨度大,线上、线下属性重叠,从其产品构架上看,除传统的泛资产管理、挂牌登记、托管外,还有保险、私募、理财、P2P等业务。

  嘿瑶瑶  ·  2017-02-07 09:10
互金风险下一个高发地?金交所三步骤扭转乾坤 - 金评媒
来源: 新京报   

春节前,自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召开后,多个地方金融办及证监局已对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简称“金交所”)进行摸底排查,甘肃、天津金融办已停止审批新的金交所申请。

目前,金交所业务跨度大,线上、线下属性重叠,从其产品构架上看,除传统的泛资产管理、挂牌登记、托管外,还有保险、私募、理财、P2P等业务。从商业模式上看,从最早的B2B发展至B2C、B2F甚至C2B等业务。这些不同类别的业务均对应不同的监管主体,因此,地方金融局捉襟见肘,很难有效统一监管,而依靠“一行三会”,也存在重大问题,就是多头监管,难以整合,扯皮推诿不断发生,导致监管效果每况愈下。

目前的金交所似乎游离在危险的灰色地带,成为互联网金融风险下一个高发地。要彻底改变这种状况,目前可以考虑先行先试以下三大步骤。

首先,使用新的金交所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及监管模式。

金交所现在的第三方支付凭借“一键式”的便捷操作,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直接对接银行接口,绕过了独立的清算机构,始终缺少统一的“游戏规则”,存在风险漏洞。但是,类似的风险并未引起金交所高度警醒,依然有不少金交所与互联网金融平台深度合作,销售互联网金融创新产品,“招财宝违约事件”就是明证。

央行准备在2017年建立“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对第三方支付实现统一监管,由于该平台在功能上与银联相似,也被业内称为“网联”。我们认为,“网联”机构完全可以覆盖金交所平台业务,其一端连接持有互联网支付牌照的支付机构,另一端对接银行系统,有利于看清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向,防止赌博、贩毒、洗钱等犯罪行为的发生,还可降低金交所拓展与维护银行渠道的成本,直接对全国40家金交所实行统一监督和管理。

其次,结合非标资产风险特征、互金属性,划分金交所业务红线。

第一,确保交易中介机构杜绝信用担保。现在网络贷款平台(P2P/众筹)与金交所合作,大多涉及债务转让、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类型。因此,金交所应通过互联网在面向B端的理财业务时,须引入第三方强担保措施,拒绝信用担保,最大化保护投资者利益。

第二,避免向C端客户销售理财产品。据悉,部分金交所以及新近成立的几家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均已涉足C端理财业务,并正在将一系列次级贷、次级债卖给普通民众。要知道,与机构投资者(B端)相比,个体投资者(C端)的资金实力和抗风险能力较差。如果金交所将不良资产等高风险债权打包为理财产品售予个体投资者,或者拆分转让收益权变相突破200人限界,在风险披露制度还不完善的情况下,一旦发生兑付风险,扩大范围以后的个人投资者就相当于股市中的“小散户”,或将无法自救,引发群体恐慌性抛售甚至社会动乱。

第三,不触碰标准化金融产品和业务。这也是区分金交所与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最主要界限,如果突破,就等于金交所也可以交易标准化的股票、债券或者基金品种,混淆了与证券交易的界限,涉及非法集资嫌疑,扰乱了金融秩序,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最后,对接中央登记系统,增加金交所的交易透明度。

银登中心官网显示,目前只有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安徽金融资产交易所、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等7家金交所与银登中心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还有30多家地方金交所没有签署协议,大多自搞一套登记结算系统,造成各地市场割裂、交易透明度低、登记效率低和重复计算等问题。为此,必须通过系统对接和登记再确权,把地方交易系统与中央登记系统对接起来,通过单一资产账户在不同地方交易平台开展流转交易,实现资产、债权和股权类交易集中登记与账户统一管理,增加地方金交所产品及交易的信息透明度和标准化程度,提高地方金交所平台的公信力。

说一千道一万,目前全国居然有40多家地方金交所,这本身就匪夷所思。既然是电子化的交易系统,没有空间障碍、地域差别,为何还需要那么多金交所和交易中心呢?既然是电脑联网系统,没有交易品种区别,没有流转程序不同,全国有一两家金交所直接联网就可以了,又何必成立如此众多的地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呢?或许,分辨不清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交所交易平台,本身就耐人寻味。

来源: 新京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