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提速 炒新效应衰减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IPO继续加速度,证监会1月6日再次核准了14家公司的上市批文。在监管层每周一批、每日2-3家新股上市的背景下,新股炒作的赚钱效应也悄然发生了变化。以前物以稀为贵的新股在每日都有新股上市的情况下呈现两极分化,一部分个股仍旧连续十几个涨停,而大部分个股则止步于四五个“一”字板就开板。对此,市场人士表示,部分新股提前开板实际上利大于弊。

  亦轩  ·  2017-01-09 10:00
IPO提速 炒新效应衰减 - 金评媒
来源: 北京商报   

1483890632762.jpg

IPO继续加速度,证监会1月6日再次核准了14家公司的上市批文。在监管层每周一批、每日2-3家新股上市的背景下,新股炒作的赚钱效应也悄然发生了变化。以前物以稀为贵的新股在每日都有新股上市的情况下呈现两极分化,一部分个股仍旧连续十几个涨停,而大部分个股则止步于四五个“一”字板就开板。对此,市场人士表示,部分新股提前开板实际上利大于弊。

多只个股提前开板

由于发行提速,虽然每日都有新股进行申购,但是能幸运打中新股的投资者并不多,部分新股的赚钱效应也越来越小。1月6日,日月股份全天保持低迷状态,最终收盘下跌7.95%,这已经是日月股份上市后拉出的连续第二根大阴线。日月股份2016年12月28日上市,在连续4个“一”字涨停之后,公司股票在上市后的第5个交易日出现了开板,虽然此后大资金强势封板,但是封板次日后公司股价出现了连续下跌,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了12.88%。

以上交所中一签1000股,23.9元/股的发行价格计算,1000股的成本价为23900元,如果新中签者在最高位50.45元/股卖出,则能实现盈利26550元,但是如果新中签者1月6日还没有卖出,则目前只浮盈2万元。

实际上,有上市新股的赚钱效应比日月股份还低,例如2016年12月26日上市的贵广网络,发行价格8.92元/股,中一签的成本为8920元,投资者如果能在最高位21.73元/股的价格卖出,能盈利12810元,如果持股到1月6日,则只浮盈8680元,贵广网络上市后只拉了5个“一”字板,比日月股份多一个。

相同情况还出现在杭叉集团、比音勒芬、武进不锈、裕同科技等身上,这些个股也纷纷只拉了5个“一”字涨停,这些个股的中签者赚钱效应都非常低。

相比之下更甚的是,上海银行的价格已经越来越接近K线图最低价格了,上海银行在软件K线图上的最低价格为21.32元/股,这个价格是新股上市上涨20%后出现的第一次秒停价格。上海银行1月6日的收盘价为23.16元/股,非常接近第一次秒停的价格。不过,市场人士表示,虽然新股发行提速,但是新股破发就目前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投资者不必担心。

一签赚10万元仍存在

新股冰火两重天表现在两方面,一是表现在涨停板的数量上;另一个就是表现在赚钱效应上。对于中签的投资者来说主要是看重前者,对于打新的投资者来说则更看重后者。

如果说,近段时间上市的新股中,论涨停数量最多的当属2016年11月7日上市的海天精工,而目前仍旧未开板的兴齐眼药连续拉出21个“一”字涨停,按照目前公司的流通市值计算,兴齐眼药还有继续涨停的势头。

海天精工连续拉出29个“一”字涨停,这也是目前仅有的连续29个“一”字涨停的三只次新股中的一只,不过因为发行价格只有1.5元/股,虽然连续29个“一”字涨停,最终一签只能盈利32790元。

当然一签赚10万元的个股仍旧存在,比如2016年10月31日上市的塞力斯,公司虽然连续拉出的“一”字涨停不如海天精工,只有13个“一”字板,但是赚钱效应却非常高。以一签26910万元的成本价计算,公司股价开板后又继续出现了上涨,最高价达到了167.9元/股,也就是一签如果在最高价卖出能赚14万元,就算持股到1月6日未卖出,则仍旧浮盈10.24万元,塞力斯目前为两市第二高价股。

2016年10月17日上市的汇顶科技在上市后连续拉出20个“一”字涨停后股价达到170.98元/股,以公司上市后19.42元/股的发行价格计算,第20个“一”字涨停后,中签者一签浮盈15.16万元。

总体看来,上交所股票因为一签有1000股,最终中签者赚钱效应更明显,而深交所股票因为一签只有500股,所以相比之下中签后一签的浮盈较少。

流通市值决定开板时间

虽然新股赚钱效应一直以来都有差距,但是近段时间和此前上市新股的上市表现的确是存在很大差别。

以同是新上市的券商股来看,2016年5月11日上市的第一创业,在连续4个“一”字涨停开板后继续遭到炒作,10.64元/股的发行价格一度上涨到了45.56元/股的最高价。紧跟着,2016年12月6日上市的华安证券则表现非常差,华安证券上市后连续5个“一”字涨停,但是开板后,与第一创业相反的是,股价一路走低,目前已经跌到了接近第3个涨停的位置,动态市盈率则为61.46倍,而第一创业动态市盈率则仍旧处于高位的131倍。

对于新股炒作逻辑的变化, 市场人士表示,“一直以来新股上市被炒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未开板前的连续涨停板数量,第二阶段是开板后的第二波炒作。第一阶段的炒作主要看的是新股的流通市值,第二阶段炒作的则是新股的物以稀为贵,而第二波炒作的逻辑目前在新股的密集发布下出现了变化”。

近日开板的贵广网络最后一个“一”字涨停时的流通市值为39.46亿元,杭叉集团最后一个“一”字板时的流通市值为23.15亿元,日月股份、武进不锈和汇金科技等流通市值也排在2016年11月后上市新股的靠前位置。

就目前来看,2016年11月后上市的90只新股中,流通市值在20亿元以上的只有15只,10亿-20亿元之间的有59只,这也表明上市新股开板的位置大概就在这个区间。但是一般意义上的次新股炒作则是在第二阶段,因为此前上市新股较少,物以稀为贵的逻辑导致,新股上市在连续“一”字涨停后继续出现炒作。

2016年1-11月,共有148只新股上市,平均一个月上市13.45只,平均每个交易日上市0.67只,而2016年11月到目前则有90只新股上市,平均一个月39只新股上市,平均每个交易日上市2-3只,如此也就导致新股不再稀缺了。

北京一位私募人士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次新股的行情分化仍将持续,而这些提前开板的次新股中也不乏一些被错杀的个股,具有投资机会,关键是要看企业业绩是否能够支持这些次新股的持有价值”。

新股开板早利大于弊

次新股不再如此前那样被市场热宠是新股发行提速下的必然逻辑,但是就部分新股越来越不赚钱,涨停板数量越来越少的现象,市场人士表示,利大于弊,毕竟A股新股连续涨停遭到炒作只是A股的特性,而且属于坏习性。

新股上市后涨停数量的减少,最大的弊处就是对于中签的投资者来说赚钱少了,但是总不至于破发而亏钱,相比于A股长久以来积下的新股上市就非理性连续涨停恶习,则弊处要小许多。

2016年3月24日上市的暴风集团也曾连续拉出了29个“一”字涨停,而暴风集团上市之初基本面表现是非常一般的,创业软件和汉邦高科等也纷纷是连续拉出25个以上的涨停,两家上市公司的业绩也非常一般。

就这些提前打开涨停板的上市公司来说,日月股份虽然开板后连续两日大跌,但是动态市盈率仍旧有54.5倍;杭叉集团截至2017年1月6日,动态市盈率则仍旧有39.14倍,贵广网络则为32.89倍,虽然开板早,市盈率相比于行业平均市盈率要低,但是对比上交所的平均市盈率则仍旧不低。

因为市场习惯了A股的高市盈率,投资者也认为这些个股开板时间太早,但这是建立在A股的高市盈率上,也是A股一直以来的恶习,这种恶习也包括壳资源的炒作,如今新股密集发行下,市场资金开始对新股炒作进行选择是一个好现象。

来源: 北京商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