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忐忑的一年 专项整治后的新生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2016年,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一年,也是行业合规发展的一年。这一年,可忙坏了广大P2P老总们,专项整治,一边要合规,一边还要发展。

  乾坤大挪移  ·  2017-01-02 12:00
互金忐忑的一年 专项整治后的新生 - 金评媒
   

2016年,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一年,也是行业合规发展的一年。

这一年,可忙坏了广大P2P老总们,专项整治,一边要合规,一边还要发展。

今年到处飞,空中划了N个大圈,飞行134次,最多一天跑五个城市,北京来了不下十次,各种会,最高级别的一次是到中南海开会。作为中国成交规模最大的网贷平台,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经历了2016年互联网金融跌宕起伏。

专项整治

2016年两会前夕,举办两会看互联网金融研讨会,周世平和几十位P2P平台老总参加交流会,会上有人忧心忡忡,一家大型平台直言:每天过得很焦虑,没有安全感,最害怕穿制服的警察。

当时周世平还笑着安慰他。在这一年将近尾声之际,周世平回忆那时的情景时写道:监管层的喊话经过媒体的渲染,年初就感受到行业的紧张气氛,似乎该行业已经面临悲惨的结局。

当时,P2P老总们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受e租宝跑路事件的影响,整个P2P行业风声鹤唳,监管收紧,全国多地平台受到调查。另一方面,2015年四部委《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其中明确P2P定位信息中介,要资金存管、债权转让、资金池等均要整改,并给平台18个月的整改期。

3月份的两会,互联网金融同样成为两会代表热议的话题,从政府工作报告到代表提案,从央行副行长到重庆市长黄奇帆,再到各代表委员对互联网金融多有表态,甚至政府工作报告的说法也从鼓励规范发展

到了4月,整治大潮开启了。414日,国务院组织14部委召开会议,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并出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对第三方支付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等进行分类专项整治。这场专项整治同时制定了时间表:7月底前,摸底排查并完善清理整顿方案;11月底前,清理整顿并督察评估;20171月底前,验收总结。专项整治全国一盘棋,各地领导挂帅,电视电话会议不断,从省到市县层层下达整治命令。

426日,周世平去中南海参加了有关网贷发展和监管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既有传统银行,也有陆金所、宜信、人人贷、拍拍贷等互金平台,我亲身感受到国务院对互联网金融行业健康发展的关切,也充分认识到整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政府高层鼓励各家机构做好榜样,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带好头,合法合规创新发展,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P2P的整治,也是一个行业洗牌的过程,上海,中晋系、快鹿等接二连三地出事、跑路,投资者风声鹤唳,行业也格外紧张。520日,广东上线6年的P2P平台e速贷被警方突击调查,其后当地警方通报e速贷董事因非法吸存被执行逮捕。这家老牌平台被查,再次让从业者绷紧神经,一名深圳平台负责人说,整个行业再次噤若寒蝉,连推广都不太敢做了。

那段日子,非法吸储抓人收缴资金等成为地方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关键词,一些平台主动停业、清盘,离开行业。网贷之家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7月底,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降至2281家,其中仅7月就关停101家。

而各地整治行动和侧重有所不同,因平台本身实力规模不同,像北京地区对P2P整治主要进行分级分类管理,一些大的平台主动配合监管整治。周世平说,5月红岭创投主动拥抱监管,将所有真实数据向深圳金融办牵头的检查组公布。

限额新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24日,有网贷新政之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发布,这次办法对行业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借款余额上限。

具体而言,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贷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500万元。

除了车贷、小额信贷平台,一些以企业贷为主的平台借款额度普遍超过100万,其中就包括以大标而闻名的红岭创投。监管新政之下,一些平日里经常发布大标的平台,纷纷将标的改成100万或100万之下,这种数字变化背后,也意味着资产端的变化,不少平台转向车贷、消费贷市场。

对于红岭而言,转型可不那么容易,他的成交规模主要由大单堆起来。8月底,红岭创投发布了两个5000万级的大标而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被指对抗监管。

面对大标争议,周世平说:限额是大难题,但不能不改,红岭创投也正积极转型,争取20173月全部完成整改。

事实上,P2P平台要想绕开限额问题,无非有三大途径:设置多个借款主体公司、通过金交所挂牌资产或者通过线下募资渠道如私募基金、信托等。而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金交所似乎也找到了用武之地,开始与P2P平台频繁联姻。

一些大型P2P平台,像陆金所、人人贷、开鑫贷、团贷网、金投手等纷纷与金交所开展合作。当然,还有些平台砍掉大标资产端,转向消费金融领域,这也让这些资产端领域的竞争更加激烈。

大家都作小额,成了某些不法之徒的饕餮盛宴,很多专业骗贷人到处借。冠群CEO刘广东说,2016年自己全面推进小额产品设计,这个最难,因为像我们都是中小企业借款,几百万量级的,最后逐步压缩压制。

在新联在线COO陈智诚看来,从专项整治网贷新政开始,行业都在一惊一乍中跟着主旋律前行。

新生

20169月,周世平和深圳几十家P2P高管一起走进深圳监狱参观,这是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一部分。此前,有上海组织当地P2P老总们参观监狱,引起行业震动。

深圳的P2P老总们在参观完监狱后,纷纷谈及参观感受,有不少平台老总感叹地说:刻骨铭心,没有什么比失去自由痛苦一生的。

周世平说,那次参观监狱了解了监狱的生活,感触还是挺深的,还看到了一名服刑的深圳某医院前院长,他因受贿而判刑。而狱警叮嘱这些P2P老总们千万别回头

这次参观监狱很有教育意义,对法律怀敬畏之心,学法懂法遵法,守住底线!因为P2P跑路的多,入狱的P2P也多,这成为不少行业坚守者们的心声。

虽然2016年监管在不断收紧,但网贷行业成交额向上攀升的步伐却并未停滞。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611月底,2016年以来网贷行业成交量为18195亿元,是2015年同期累计成交量的2.14倍,反映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2016年以来网贷行业成交额突破2万亿元,总成交额突破3万亿,而红岭创投年底也迎来2000亿的交易规模,目前累计交易量2080亿,论交易,红岭创投已是P2P龙头老大。

当初进入P2P我抱着一种娱乐的心态,希望为广大投资人带来便捷的投资渠道,一不小心做得这么大。回顾互联网金融的创业经历,周世平感慨地说,自红岭创立以来,虽然经历过不少坎坷,但是看到投资人通过平台赚了50个亿很欣慰,虽然辛苦但很值得。

同样在P2P领域创业多年的拍拍贷CEO张俊认为,这种创业的感觉很像走沙漠的旅程,创业的第一年,很兴奋,感觉可以改变世界。做到第二年,会感觉这件事情原来是那么难……”

在张俊看来,现在P2P这一概念远超了当初创业时的内涵,已经延展到Fintech、新金融,未来所有的金融都会跟技术、互联网相结合。“P2P的贡献不仅是服务了大量没被传统金融覆盖的人群,更在于影响了整个金融业态,使得整个金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尽管2016年日子有些艰难,但不少平台还是实现了融资,并成功向集团化转型,这包括团贷网、PPmoneny、开鑫贷等。

PPmoney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陈宝国说,中国正在开启互联网金融发展第二阶段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阶段,这是深耕细作的阶段。在集团化战略下,可以整合平台旗下资源,多领域业务补充配合,多板块相互支撑,协调发展。

另一方面,集团化转型,不再是单一化的P2P,也能较好地应对限额等问题。像开鑫贷宣布将集团品牌升级为开鑫金服,将打造成为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集团。团贷网的集团化则是全面转型金融控股集团,新布局资产端和互联网端,其中互联网端业务形态包括P2P板块、私募基金、代销基金、保险经纪业务、金融资产交易所、网络小贷等。

对于2017年,P2P老总们还是有很多的期待,在他们看来,不论是P2P、互联网金融还是新金融,都有巨大的上升空间。

周世平说,红岭创投2016年的主要工作就是化解不良风险,向合规业务转型。回顾2016年,面对困难我们没有后退,虽然还未成功,但我们挺过了难关;展望2017年, 乌云会慢慢散去,坚信会迎来雨后彩虹天。

唐学庆说,网贷是互联网金融的主要板块,在经历密集的监管洗礼之后,行业已逐渐回归普惠金融的正轨,稳步走上了理性、规范、有序的发展道路。到2017年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之时,网贷行业将在先进的金融科技支撑下破解大数据风控、全民征信、贷后管理等一系列信贷难题,最终助力实现数字普惠金融的美好愿景。

刘丰也表示,2016年是P2P合规之年,相信2017年局势会逐渐清晰明朗,互联网金融将再次迎来大爆发。

来源:华夏时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