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作祟:全球新债务危机暗潮涌动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时隔八年,人们似乎已逐渐从2008年那场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寒颤中走了出来。然而,所谓风险,即从来不曾远去,而是时刻伺机而动,给市场带来致命一击。如今,随着日本和欧洲负利率的实行和美联储的两次加息,全球宽松已然来到了尽头,但因低利率而膨胀的债市却仍不知何去何从。

  亦轩  ·  2016-12-30 16:35
杠杆作祟:全球新债务危机暗潮涌动 - 金评媒
来源: 北京商报网   

1482944612121.jpg

时隔八年,人们似乎已逐渐从2008年那场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寒颤中走了出来。然而,所谓风险,即从来不曾远去,而是时刻伺机而动,给市场带来致命一击。如今,随着日本和欧洲负利率的实行和美联储的两次加息,全球宽松已然来到了尽头,但因低利率而膨胀的债市却仍不知何去何从。

宽松引发

日前,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球债务发售规模高达6.62万亿美元,打破了2006年创下的历史纪录。值得注意的是,杠杆在其中暴露无遗。在6.62万亿美元的全球债务总发行量中,企业债发行量占了一半以上,销售额同比增长8%,达到3.6万亿美元,当中领头的则是那些为大规模并购筹资而进行的100亿美元以上的巨额交易。

此外,当中发债最激进的国家当属中国和日本,二者今年的债券发行量同比增幅分别达到23%和30%。正因如此,这两个国家的高负债问题常常被国际清算银行(BIS)等国际机构发出警告。

为何企业纷纷选择通过发债来加杠杆?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首席投资官斯科特·玛瑟的解释是,纪录低位利率下的低成本融资使得加杠杆变得诱人,这也是每个经济周期都会发生的情况。

“全球发债规模创下新高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当下全球普遍处于宽松状态,多个主要经济体内低利率乃至负利率的实行导致债务成本走低,进而推高了债务的销售;其二,今年全球经济增长普遍放缓,在产能利用率下滑的背景下,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需要依靠借款来清算此前欠下的利息,或者依靠借款来维持现状。”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此外,肖磊还指出,全球经济其实仍未从2008年高杠杆经济风险的震荡中走出,当前各国及各个领域事实上还处于结构性去杠杆的阶段,政府需要通过适当扩大发债规模来为企业减负松绑,同时确保公共服务支出,为去杠杆腾出更大的空间。

高点已至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银行承销的十大债券发售案中,有8起的发行方是公司,当中包括啤酒酿造商百威英博、PC制造商戴尔和微软。“公司利用了低利率,在资本成本低下的背景下,公司发债是有道理的。”双线资本投资组合经理莫妮卡·埃里克森说。

对于大比例企业债,肖磊还提到了美联储加息与全球债市的影响。“美联储加息一方面令全球利息负担加重,另一方面也使得美元走高,这二者导致全球负债成本上升,在这样的预期下今年全球对债务的需求便加大了。”肖磊解释称。

从金融市场角度而言,利率攀升是最近几个月全球主要国家债市纷纷卷入抛售潮的结果。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投资者分析表示,2016年可能是当前周期债务发行的巅峰,债市持续了30年之久的大牛市也即将终结,因为美联储预测未来会进一步加息,而且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的未来引发越来越大的疑问。

此外,如今全球的举债成本更是受到了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承诺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的威胁。虽然美国政府债券收益率在今年7月触及低点,但特朗普及其团队提出的削减税收和实施财政刺激的前景加速了利率上升。一些投资者担心,这将使2017年的债务负担更难承受。

在肖磊看来,明年全球债市增速放缓是可以肯定的。他指出,当前全球利率已经处于普遍低位了,未来很难再有下降,这样的预期将导致负债成本的提高,因而企业将不愿再进行发债。“同时,今年四季度的经济数据显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经济向好,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制造业逐步复苏,在这样的通胀驱动下,企业盈利将会上升,因而负债积极性也会下滑。”肖磊称。

与此同时,肖磊也指出,由于当前全球发债规模基数庞大,因而即便有所放缓,也只是增量减少,但体量仍然巨大。

风险犹存

“这次发债高峰的特别之处在于,以极低利率发债的额外激励,但这也播下了下一轮经济低迷或信用事件的种子。” 玛瑟提醒。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一次全球发债达到而今的规模时,短短一年后便出现雷曼兄弟倒闭而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急剧下跌和流动性收紧,这场由美国发生的次贷危机迅速演变为席卷全球的、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国际金融危机,更导致了欧洲债务危机。因而可以预见的是,如此猛加杠杆是在纪录低位利率下利用廉价借债成本,而违约危机同样如影随形。

今年夏天,发达国家国债收益率集体自由落体,拖累全球债券收益率走低。不过,在今年7月跌至创纪录的1.32%之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至今已升逾1个百分点至2.57%,这被高盛看做一条“死线”,一旦越线,则将对风险资产造成威胁。

有着“央行中的央行”之称的BIS曾在今年6月发布的年报中发出特别警告,称应警惕高债务等风险因素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全球多国债台高筑、生产力增长疲弱,加上各大央行政策效果不明显,形成了“多重风险”。“若情况持续,将动摇投资者信心,给经济及金融市场带来严重后果。”BIS年报称。

不过在肖磊看来,当前债市的情况与此前的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是有所不同的。“2008年的次贷危机是由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完全泡沫所引发的,后来欧洲债务危机则是源于日积月累的高福利制度。而这一次的债市高峰并不仅仅局限在某一个点,而是全球多个领域的。”肖磊称,“因而危机的引爆点将不会是像此前的金融危机一样由某个领域爆发,而是在于会不会出现风险资产的抛售潮。”

另外,肖磊还提到,包括土耳其、墨西哥、马来西亚、新加坡在内的新兴市场可能成为下一场危机的发生地。目前,美国首次失去全球“3A”信用评级,美国国债被降级,损失最大的无疑是手中持有大量美元资产的债权人和新兴市场。

来源: 北京商报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