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卧底实录:身份造假骗贷款 专盯大一新生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校园贷专员正在学生宿舍用“优惠”吸引学生开户大学生无力偿还贷款、手持身份证拍裸照作借条……2016年,“校园贷”乱象层出不穷。

  白着呢  ·  2016-11-30 13:07
来源: 广州日报   

在广州高校,校园贷以怎样的面目出现?近日,本报记者卧底进入广州大学城中一家规模较大的校园分期平台进行暗访。

在成为“校园贷专员”的这段时间中,记者发现,目前校园贷最偏爱还处于懵懂状态下的大一新生,通过诱导性宣传,送礼品“有着数”,吸引学生开户,开通“信用钱包”,进行大额借贷消费。

在广州大学城的许多城中村或餐饮中心的桌面上,学生时常可以见到各种小额借贷海报,扫一扫海报上的二维码,就可以看到iphone、笔记本电脑、高级化妆品、动辄千元的球鞋……

对于绝大部分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来说,要购买这些“奢侈品”,通过校园贷平台购买往往是最便捷的手段。

有专员身份造假骗贷款

“校园专员,其实就是开户专员。让学生在平台上分期购买产品,或者取现。”一副学生模样的阿钊说道。

毕业了一年多的阿钊已经是大学城的区域经理,因为是客户(学生)介绍的缘故,记者很快就取得了阿钊的信任,并约见面试。

见面后,阿钊介绍了公司主要业务,跟市面上常见的校园贷平台相似,主要围绕消费贷款,其中又分为分期购物和取现贷款。

在记者表示加入后,阿钊马上为记者录入个人信息,涉及身份证、学生证、父母联系方式以及大学室友联系方式,其中身份证、学生证两者均要本人手持拍摄,最后还要与经理合影证实。

随后,阿钊又拿出一份协议书,说“总部公司要求”,让记者签约“做做样子”。

“因为以前有部分专员手脚不干净,所以现在信息审核才那么严格。”阿钊解释道,以前曾有部分专员用假身份,从平台上零首付购买数码产品,然后逃之夭夭。

平台很缺人,整个“面试”不超过十分钟,手续办全后,阿钊便让记者跟随一位高校经理阿平学习开户。

说服新生技巧如说相声

跟着阿平,记者亲自体验了一把开户的过程。

“因为之前的整顿,不少校园贷公司都在退出。”谈起现状,阿平有些惋惜,他向记者透露,在之前“校园贷”的昌盛时期,校园专员纯粹开户的收入提成,一个月都有八九千元。

而如今,学生们一说起“校园贷”,也像是谈虎色变一般。去了好几个宿舍,都碰壁了,记者无奈地向阿平抱怨道,“好像学生们都不愿意相信。”

阿平却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但总有人会相信的。”

接着记者便被阿平带到一些大一新生的宿舍。阿平说:“开户技巧,就跟相声一样,其实是一门说话的艺术,我们一般都不会去大二以上的宿舍扫楼,因为这些宣传,他们司空见惯了,但是……”

还没说完,他便指了指宿舍门上贴着的“新生宿舍”,“他们不同。”

面对一张张青涩的脸庞,一声声的“师弟”、“师弟”,很容易就让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师弟”放下戒心,坦诚相见。

由于校园贷平台的相关要求,阿平还跟记者强调,“记得先问问这些师弟,够不够秤。”所谓的“够秤”,即是否成年的意思。

送话费礼品“诱惑”开户

虽然面对着新生,不会再有被“拒之千里”的尴尬,但是开户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在开户过程中,记者发现,繁琐的步骤,往往让不少同学心生厌倦,放弃注册。而一些防范意识比较强的同学,听到需要提供身份证等信息时,也会马上拒绝。

面对这些情况,阿平说道:“你得一步一步来!”

“一开始,先介绍最近的优惠福利,而且千万不要直接提及身份证等信息,只说需要手机注册,然后简单提及,之后需要进一步信息完善……”

记者依葫芦画瓢,试验了一番。果然,往往能让同学们感兴趣的,不是传单上密密麻麻的小字,而是大大的“福利”二字。

虽然只是一些送话费、游戏点券、生活用品等“蝇头小利”,但仍能吸引不少人。当大一学生对此感兴趣后,便是“套住了”,接着被告知要获得这些优惠需要开户注册。

“开户中,除了要熟悉操作流程外,还要密切留意开户人的语气与神情……”阿平介绍,若遇到上钩的学生,接下来宣传就要用一些稍专业的术语,比如“数据库匹配”、“反欺诈系统”等等,营造可信任的感觉,一步一步使其“心安”,先说出父母的联系方式,再掏出身份证等信息。

开户后删软件变“僵尸”户

这次开户“收获”丰富,仅仅阿平一人就推销了十多个新生注册。可是花费的时间足足有四个多小时,在闲聊中,记者向他讨教秘籍,阿平却说:“其实都是假象。”

“这样诱导新生,会有一些愧疚感吗?”

阿平沉默了一下:“一开始我也会有,但最后,不过也是假象罢了。”接着,阿平讲述自己一开始从事校园贷专员的经历。

“挖掘潜在客户,本身就存在诱导的性质,一开始我也因为性子太直,错过了不少客户。其实无所谓愧疚,这本身就是一个‘你情我愿’的交易,学生有需求,才会去消费,而我们做的,更像是给予他们一个机会。”

现在,校园贷公司也需要在明面上提高所谓的用户量,所以也不惜每个月花一到两千元的人力成本,鼓励各地的校园专员积极寻找客户。“那些所谓上百万的活跃用户量,都是一个个校贷专员开出来的,而不少用户,帮你完成开户后,就会马上删掉软件。”

面对着自己手机单上的开户信息,阿平显得有些麻木,“都是假象,但也需要这些假象,一、公司可以用以宣传;二、只要十个‘僵尸’中有一两个活的,对公司也是有益的。”

对话:三个月不还款会被催债

记者:现在校园贷还有学生市场吗?

阿钊:整顿后市场是萎缩了不少,也引起了不少负面影响,但总的来说,淘汰的只是一些不规范、规模小的公司,不少大公司,大平台,其实都已经上了轨道,前景还是乐观的。

记者:我们专员有催债的任务吗?

阿钊:没有,我们市场部安排给专员的任务只是推广和开户,催收债务也会通过合法的手段,开户中,学生会留有两个有效电话,一般是一个家人,一个室友,通常是在客户三个月未还款后,才会电话联系这两人。

记者:会不会有诱导师弟超前消费的罪恶感呢?

阿平:一般还好,诱导是存在的,毕竟开户的过程是有些繁琐,实际情况下,除了一步步地引导,我们开户人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要说导致超前消费,我觉得有点因果论了,毕竟我们只是开户而已,没有直接引诱他们购买嘛。

来源: 广州日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