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资年末再掀举牌狂潮 业内称未来将成为常态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险资年末再掀举牌狂潮业内称未来将成为常态。

  guoxiaodong  ·  2016-11-23 09:2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继恒大人寿、前海人寿之后,蛰伏已久的安邦系再度出山,掀起了一阵举牌狂潮,这次瞄准的对象是中国建筑(9.050, 0.00, 0.00%)(601668.SH)。无独有偶,阳光财险亦迅速接过了接力棒,锁定的猎物则是吉林敖东(30.090, 0.00, 0.00%)(000623.SZ)。

11月21日晚间,中国建筑(601668.SH)发布公告称,2016年11 月18日至21日,安邦资产通过二级市场买入方式增持公司普通股3.63亿股。

当晚,吉林敖东披露的简易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阳光产险21日通过深交所集中交易增持吉林敖东流动股89.46万股。

11月22日,二级市场上,受险资举牌利好刺激,两家标的公司股价强势上涨。

对此,北京一家保险集团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个人认为,保险资金举牌是正常的投资行为,主要是随着保险资金规模逐扩大,相应的投资比例也会上升。料未来举牌将成为常态。”

“偿二代”年末大考

此外,该人士进一步表示,鉴于今年为首次实施“偿二代”考核,保险公司年末也有较强的动力通过增持股票或举牌来提升股价,以达到提高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要求。

2016年1月29日,保监会发布《关于中国风险导向的偿付能力体系正式实施有关事项的通知》,决定结束保险业偿付能力监管体系“双轨并行”的过渡期状态,正式切换为风险导向的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无疑,今年年末保险公司将面临“偿二代”实施以来的第一次大考。

该人士称,近年来万能险高速发展,行业保费规模增长势头强劲。但是,保费的持续增长势必也会带来风险准备金的大幅增加,从而导致资本充足率的迅速下降。因此,保险公司需要采取资产配置、增加收益等手段来满足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尤其是临近年末,一些中小险企通过举牌做高市值的动力就显得更加强烈。”对此,该人士如是说。

据申万宏源(7.020, 0.00, 0.00%)统计,与偿一代相比,行业整体偿付能力充足率出现下降。从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偿二代”影响初显,特别是中小险企二季度考核结果堪忧。

其中,多达三分之二的公司较偿一代出现降低,尤其是业务结构差、投资风险高的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显著降低。根据2016年二季度考核结果,新光海航、中融人寿资本充足率均为负数,偿付能力严重不足,将受到保监会的严格监管;前海人寿、国华人寿等6家险企接近监管红线;安邦系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一季度大幅下降,降幅超过40%。

申万宏源分析师李杨认为,险资举牌重仓股后,往往能够凭借其资金规模和稳定性优势,获得市场定价权,作为估值标准引导市场其他资金跟随,市场价格由少数股东权益价格向大股东权益价格转移,带动整个板块的趋势性估值修复,因此险资举牌股通常会有较好的市场表现。

调查表明,以去年下半年商贸零售板块数只险资举牌股为例,举牌公告日后5天内,绝对涨幅和相对涨幅平均分别为11.31%和13.44%;举牌公告日10天内,绝对涨幅和相对涨幅平均分别为 6.83%和 10.97%。从历史情况来看,险资举牌概念股绝对收益和超额收益均十分明显。

同样,以安邦系举牌的中国建筑为例,截至22日收盘,短短两个交易日内,公司股票已涨逾一成。按安邦系累计持股18.63亿股计算,其浮盈已达15.84亿元。

险资风险偏好提升

对此,广东一家私募机构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资产配置端来看,低利率环境以及信用风险暴露为险企资产配置带来了较大挑战,一方面在利率下移初期保险资金净投资收益率优势依然明显,另一方面保险资金在逐步提升风险偏好以维持较高收益。

就实际情况而言,举牌上市公司是保险公司在资产荒背景下可以借鉴的一条路径,特别对于中小保险公司,有利于提高投资收益率水平,同时计入长期股权投资,采用权益法核算也避免受二级市场股价波动的影响。

整体来看,保险机构投资股票以低估值、高股息率的蓝筹为主,其中,投资银行、地产、非银、商贸和医药的比例占所有A股投资比例接近80%。

目前,险资举牌的普遍性规律表现在,标的公司通常都具备较强盈利能力+低估值+高股息。在盈利能力、估值和股息率上都具有良好的财务指标。例如,安邦举牌的中国建筑、招商银行(18.370, 0.00, 0.00%)(600036.SH)、欧亚集团(36.590, 0.00, 0.00%)(600697.SH)均是典型的高ROE、低PB的代表。

“举牌后若能达到重大影响,险企可以将其计入长期股权投资,则可以采用权益法核算,按照持股比例乘以净利润计入投资收益,而不受二级市场股价波动影响。” 李昌民称。

此外,在险资再掀举牌潮背后,今年以来A股市场整体低迷,波动较小,市场环境有利于举牌。其次,举牌的资金成本和机会成本也相对低廉。

“‘资产荒’增大资产驱动型险企的投资压力,险企有通过股票资产提升收益率的内在激励。” 李昌民认为。“仅2016年上半年‘保户储金及投资款’一项便新增8103亿元,超过2014年全年7647亿元的增量,也加大了险企投资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此前,安邦资产并未在中国建筑三季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榜中出现,由此推测, 安邦资产是四季度才开始大幅增持中国建筑股份的,其彪悍的操盘风格可见一斑。若按照10月10日以来中国建筑的平均股价7.43元计算,安邦资产在四季度首次举牌合计动用了约111.45亿元巨资进行增持。

“中国建筑作为建筑行业首个被险资举牌的公司,将带来较强的示范效应。我们认为,建筑行业中质地优异、价值被低估的个股后续有望引起其他资金的关注。” 李昌民称。

国泰君安(18.990, 0.00, 0.00%)分析师刘欣琦表示,在偿二代下,权益资产的资本占用较为严重,占用比例普遍在30%以上,长期股权投资权益价格风险最低、资本基础因子较小,资本占用较低,对于改进中小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有正面影响。

“举牌至重大影响采用权益法核算,在账面上能提高保险公司的投资收益率,但是要覆盖负债端的成本,仍然需要分红等现金流入,因此,在同等情况下,高现金分红的公司更受保险公司青睐。”刘欣琦称。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