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信托曲线上市遇绊脚石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日前昆仑信托曲线上市的计划遇到麻烦,在证监会的问询下,11月18日当事方*ST济柴答复时,牵出了与昆仑信托关联的多起诉讼,其中就包括与河北融投的5亿元纠纷,而这一纠纷在昆仑信托的财报中却只字未提。

  郑惠敏  ·  2016-11-21 09:01
来源: 北京商报网   

将2016年称为信托公司的“上市申请年”并不为过,目前已有至少7家信托公司被上市公司并购或启动重组计划。不过,日前昆仑信托曲线上市的计划遇到麻烦,在证监会的问询下,11月18日当事方*ST济柴答复时,牵出了与昆仑信托关联的多起诉讼,其中就包括与河北融投的5亿元纠纷,而这一纠纷在昆仑信托的财报中却只字未提。

1479657812858.jpg

卷入河北融投案损失超5亿

今年年中,市场就曾传出昆仑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中油资产,将连同中石油旗下其他金融资产一同被打包注入*ST济柴。9月初,*ST济柴正式发布重组方案。这也标志着,昆仑信托成为今年第4例纳入上市公司重组注入标的资产的信托公司,前三例分别为浙金信托、江苏信托和五矿信托。

10月28日,*ST济柴收到了证监会第一次反馈意见,证监会提出了27个问题,关于昆仑信托的多达8个。

在证监会关于昆仑信托的“八问”中,有一条为,昆仑信托存在未决诉讼2起,涉案金额合计超过2亿元,2014年、2015年昆仑信托分别计提资产减值损失4.66亿元、1.23亿元,证监会要求结合涉案借款纠纷的诉讼进展情况、胜诉的可能性等补充披露昆仑信托是否已足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正是证监会的追问,昆仑信托才首次披露了涉及河北融投案件等相关诉讼。11月18日,*ST济柴对证监会反馈意见进行了逐条答复。对于上述问题,回复显示,截至2016年5月31日,昆仑信托涉及金额超过1000万元以上的借款合同纠纷总共3起,分别涉及1.21亿元、1.1亿元和5.12亿元,涉及金额最高的正是此前震惊业界的河北融投案。

据了解,由于河北融投集团目前处于被托管状态,无能力履行担保义务等原因,昆仑信托的一个项目资金至今没有追回。截至今年5月31日,昆仑信托已计提河北融投相关案件相关资产全额减值准备5.12亿元。对另外两起1000万元以上的借款合同纠纷,昆仑信托也已分别计提了减值准备9217万元和3000万元。

这对于昆仑信托来说,这已是不小的损失。财报显示,昆仑信托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14.77亿元,净利润9.05亿元。仅是对河北融投案资产减值损失达5亿多元,已超过昆仑信托去年净利润的一半。

曲线上市麻烦不断

值得一提的是,昆仑信托在2015年的财报中,对诉讼情况均显示“无诉讼”。对此,北京商报记者11月20日致电昆仑信托,对方一位理财中心人士表示并不知情,要由相关业务的负责人来回应。

证监会对昆仑信托的“关注”并不只是围绕诉讼。在第一次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还提出,要求补充披露昆仑信托未来业务的开展情况、核心监管指标监管要求;补充披露在信托行业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信托公司可能面临的战略风险和创新风险;还有结合昆仑信托经营情况等,补充披露标的资产日常经营、风险处置等方面的合规经营风险,以及可能面临的挑战风险等。

业内人士认为,收到监管层的问询函,意味着过会的难度增加。昆仑信托则在回复中称,为应对日常可能发生的操作风险,昆仑信托出台了《操作风险管理办法》,并于每年末由各部门检查操作环节的合规与风险,针对潜在的风险,建立早期的操作风险预警机制。

此外,为支持昆仑信托开展业务,回复中还提到已于9月完成的增资事宜。资料显示,昆仑信托在不久前,从30亿元资本金一口气增资至102亿元,成为第4家跻身“百亿俱乐部”的信托公司。这笔资金来自于昆仑信托3家股东对其的同比例增资,其中中油资本使用了本次募集配套资金中约59.39亿元。

但从去年业绩排名来看,昆仑信托并不靠前。据机构统计显示,昆仑信托去年净利润排名仅列第24位。在净利润上,昆仑信托的9亿元规模,与行业巨头平安信托的75.8亿元、重庆信托的41.3亿元难以比肩。若从信托资产规模排名来看,昆仑信托更低,去年也仅列第48位。

未决诉讼成上市绊脚石

事实上,对于不少机构而言,上市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增加资本金,进一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为后期扩大业务规模做铺垫。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浙金信托、江苏信托、五矿信托、昆仑信托、华宝信托、山东信托以及湖南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已通过多种途径申请上市。

但不少公司被监管层询问过未决诉讼案件,使得诉讼浮出水面。例如,江苏信托披露未决诉讼2起,涉及信托规模合计30亿元;五矿信托披露未决诉讼17起,涉及诉讼标金额合计近70亿元。

有分析认为,诉讼可能为信托公司的上市路蒙上阴影,也有业内人士持不同观点。用益信托研究员廖鹤凯表示,现在经济状况不好,作为经济的重要参与者,金融机构有坏账很正常,关键在于坏账的比例。而诉讼是解决坏账的一个方式,所以也在所难免。一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表示,每个案件情况不同,未决诉讼要具体分析胜败诉的可能性、败诉会造成的损失以及对公司主业和营业收入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认为只要有诉讼,就会给企业带来很大损失。

不过,尽管有无诉讼并非影响信托公司上市最主要的因素,但纵观近年来信托公司的上市案例,却发现监管层仍然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不少业内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都曾表示,信托公司上市主要面临的难题是信托业信息披露不充分、缺乏核心业务模式及新的经济增长点以及盈利不可持续。

另一方面,风控是信托公司亟待加强的一项能力。目前,信托相对银行、券商等行业私募性质较强,运作会涉及到部分资本市场,因此一旦出现风险,扩散会较快,波及面也较大。综合这些因素,廖鹤凯认为,从目前来看,监管层的态度仍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来源: 北京商报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