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再处高位 市场资金成本走高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市场资金面紧张的形势还在持续。11月16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连续5日上涨,处于10月以来最高位。为给市场“解渴”,央行同日超额续做302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然而,MLF只能解得了“近渴”,长期的资金需求恐怕还要降准等操作来满足。

  茉莉  ·  2016-11-17 13:30
来源: 北京商报   

市场资金面紧张的形势还在持续。11月16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连续5日上涨,处于10月以来最高位。为给市场“解渴”,央行同日超额续做302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然而,MLF只能解得了“近渴”,长期的资金需求恐怕还要降准等操作来满足。但出于去杠杆、稳汇率等考虑,央行对此颇为谨慎,业内人士普遍预计,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几率微小。

市场资金成本走高

市场流动性的紧张局面已推升资金成本进一步走高。11月16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全线上涨,隔夜品种上升0.01个百分点至2.257%,连续5个交易日上升,继续位于10月以来最高位;7天期Shibor上升0.013个百分点至2.428%;14天期Shibor上升了0.005个百分点至2.574%。

长期拆放利率也延续上行趋势,3月期Shibor更是领涨0.017个百分点至2.9125%。其余利率品种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

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利率方面,截至记者发稿,银行间隔夜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小幅升至2.2672%;7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升至2.5489%;14天期回购利率升至2.988%。质押式回购利率较上一交易日整体有所抬升。

事实上,由于市场流动性趋紧而引发的资金成本上行,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此前10月,银行体系流动性遭遇了一波反季节紧张,即在往年资金面不太紧张的10月下旬,今年却出现了持续的资金面紧平衡态势。这种“紧平衡”被一些市场人士视为央行有意为之的举措,也悄然提升了银行间市场的资金成本。中信证券债券分析师明明分析指出,从价格上来看,央行各种货币政策工具的操作利率稳定不变,体现了中性的态度,但在“锁短放长”的操作思路下,央行向市场投放流动性的综合资金成本已被抬升。据中信证券测算,在今年8月央行相继重启14天期和28天期逆回购后,逆回购的加权操作利率已明显抬升,目前约为2.35%,超出7天期逆回购利率2.25%的水平。而MLF的加权操作利率也升至2.91%,超出3月期MLF的水平。

央行增强短期流动性“红包”

央行为何“默许”市场资金成本走高?归纳起来就是三点——去杠杆、防风险和稳汇率。一位市场交易员表示,从内部环境来看,央行正在抑制资产泡沫;从外部环境来看,当前人民币贬值压力依旧较大、外汇占款持续下降。结合这二者的因素,央行不愿大规模放水。

据央行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减少环比下降2679亿元,至226430.04亿元,为连续第12个月下滑。此外,11月16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8592,较前一交易日下调97个基点,为连续第9个交易日下调,且创下今年以来最长连跌时间。

始于11月4日的此波“九连跌”,已贬去累计1101个基点。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人民币贬值压力再次加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资金外流的现象,加上年末因素,市场的流动性才会这么紧张。

为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央行选择用短期流动性“红包”来为银行体系“解渴”。11月16日,央行对18家金融机构开展MLF操作共3020亿元,当日有1150亿元MLF到期,因此单日净投放MLF1870亿元。

此外,当日央行公开市场进行1100亿元7天期逆回购、3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当日净投放550亿元,为连续第4日净投放。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几个交易日央行在公开市场的净投放都在千亿规模以上,且和此前“踩点”续做MLF不同的是,尽管11月的1150亿元MLF到期日期是11月16日,但央行已经在月初提前实现了大额资金净投放。11月3日,央行对21家金融机构超额续做4370亿元MLF,其中6月期MLF为2300亿元、1年期MLF为2070亿元。

兴业证券研究团队认为,提前续做MLF的一部分原因在于,面对人民币汇率的加速贬值及时补充基础货币缺口,部分替代降准的作用。

进一步放松难成行

但MLF等公开市场工具只能满足市场短期的资金需求,且有业内人士指出,2015年各月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量均值仅为9亿元,而该数据在2016年已上升至1573亿元,多种工具的组合也增加了资金面的脆弱性,容易加剧资金价格的波动。

此前,面对基础货币缺口,央行更多地采用降准来释放流动性。回顾过去六年,我国货币政策自201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稳健的货币政策”之后,六年间,先后经历了2010-2011年的“加准加息”,2012年的“降准降息”,2013年的“钱荒”,2014-2015年的“降准降息”,以及2015-2016年的人民币贬值。而在今年,降准工具仅被使用过一次,长期流动性的投放更加侧重于每月的MLF投放。

业内认为,从去杠杆的角度来看,需要适宜的货币条件配合,货币条件太松容易刺激加杠杆,进一步积聚金融风险,与杠杆去化、防控风险的宏观政策取向背离。

从人民币汇率的角度而言,肖磊指出,美元因12月升息预期持续增强,人民币节节下滑,如果降准,将给市场发出放松货币的信号,会加速人民币贬值。但当前来看,人民币没有大幅贬值基础,所以不应该主动释放这样的信号。

美元的强势更使得人民币保持警惕,不敢松懈。望正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刘陈杰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已走出过去6-7年完全靠“喂麻药”的状态,在美国经济状况偏乐观的背景下,美元指数近日突破100关口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这也会对一些国家的货币再度施加压力。他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目前水平还有5%-6%的贬值空间,略有压力,但不会出现大幅贬值。

“虽然现在我国经济基本面有对宽松流动性的需求存在,但进一步宽松会加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所以利率方面不敢动,只能从短期流动性层面去解决。如果通胀失控,或者人民币贬值预期又加剧的话,央行甚至还有可能收紧货币政策,提升利率。”肖磊说道。

华创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吉灵浩也表示,央行防风险、去杠杆的政策意图十分明确且坚定,在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压力下,即使资金面趋于缓和,资金面也很难重回此前的宽松状态,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几率更是十分渺茫。

来源: 北京商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