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红利殆尽,P2P如何复制“双11”的转型布局?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8年前,11月11日尚属于一群被称为“单身狗”的光棍群体,他们彼此调侃,互道苦水,在嬉笑怒骂间互相取暖。如今,双11则俨然成为了13亿人眼中的无眠之夜,从1个月前的准备、收集,到零点来临前数小时的“严阵以待”,蕴含庞大数量的“剁手党”通过移动手机、PC端甚至是视讯魔盒等多元化的购买渠道,来迎接这一年一度的重要一刻。

  七月的MiuMiu  ·  2016-11-17 17:05
作者: 七月的MiuMiu   

8年前,11月11日尚属于一群被称为“单身狗”的光棍群体,他们彼此调侃,互道苦水,在嬉笑怒骂间互相取暖。如今,双11则俨然成为了13亿人眼中的无眠之夜,从1个月前的准备、收集,到零点来临前数小时的“严阵以待”,蕴含庞大数量的“剁手党”通过移动手机、PC端甚至是视讯魔盒等多元化的购买渠道,来迎接这一年一度的重要一刻。

2016年11月11日00:00:20,天猫平台交易额突破1亿;00:00:52,突破10亿;而仅仅过了6分钟,这一数字又被改写成了100亿。在不断增长的数字背后,天猫似乎在一次又一次展示它拥有的无限增长的能力。

1.数字的光环

很多人说,双11带来的已不仅仅是一次购买行为,从深层意义上来讲,它甚至代表了一种社会现象。而当阿里巴巴在香港启德码头宣布今年的双11将从24小时延长至24天时,这种更具布局感的升级版狂欢模式便已初步呈现。

数据显示,2009年天猫双11成交量仅为5200万,而2016年的最终成交数字已是1027亿元。就连半个月前,阿里集团CEO张勇回母校上海财经大学演讲时也提到,8年前们做“双十一”光棍节促销只是为了让淘宝活下来,却未曾想到会成为一个中国电商特殊节日。从阿里巴巴的自嗨,到演变成集娱乐、文化、金融、零售为一体的囊括商业产业链的社会级现象,这8年里,以“消费”为根基,马云将“双11”这盘棋扩大了几百上千倍。

双11成长的这8年间,也是中国整个经济体系多元化、思维格局变革的时代,这里不仅酝酿出了强大的市场消费能力、市场流动资本,还有我们并不陌生的“舶来品”——P2P。

“舶来品”并不是对P2P的贬薄,而是这个日渐为我们所用的产品或者概念在诞生时所处的位置。P2P是基于互联网技术而产生的点对点形式的借贷行为,不过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信用显然不能作为信赖的依据。所以即使在2007年便拥有了第一家中国本土的P2P平台,但人们却普遍认为,从2010开始才算得上是P2P的“爆发元年”。虽然历经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资产端调整,但这却让P2P得以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快车道。仅在2010至2012年间,行业成交额就大幅增长23倍,截止2012年底,月成交金额已达30亿元,有效投资人在2.5到4万人之间。

不过相对于突出的成绩来讲,野蛮式发展的后果也显然“遗臭至今”。比如毫无底线的准入门槛、胜似蛮荒的金融专业性以及一片空白的第三方监管。除了资金池、自融、拆标等行径以外,我们很难看到这种诞生于互联网的产品在中国有何科技层面的长进。2015年,是这座“金融废墟”的至高低,行业成交量直逼3万亿,从业平台数量也突破了2000家。而这几年间“费尽心思”堆积的层高,带来的只是恶性竞争、恶性竞争和恶性竞争。可谓是养肥了一群“狼”,却饿瘦了一批可以真正产毛的“羊”。 

2. 改变的“阴谋”

当商业数字的耀眼程度足以遮盖其背后的所有问题时,我们就会误将它当成真相。

双11也不例外。

1207亿的成绩一揭晓,来自普世的声音便如过年般喜庆,但在一些市场狐狸人的眼里,今年的天猫却并未实现新突破。

实际上,就在双11前不久前,马云曾说出了“电商要变天”的话语。这里的“变天”指的是纯电商。在马云眼里,五或是十年左右,单纯的电子商务形式将不再存在,取代其的将是以市场全球化、消费娱乐化、基于大数据的个性化以及线上线下全渠道联动为闭环的“新零售”概念。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骄傲地将本次双11称为“新零售”的起点。利用淘宝直播事先预热;联合苏宁、银泰等线下店形成全场景、全服务的渠道贯通;嵌入自家蚂蚁金服的消费金融服务以及与众安保险合作的物流综合保险业务,当然还有代表了阿里新科技力量的VR“Buy+”。

虽然人工智能技术为阿里带来了后端供应链管理、交易系统、支付系统等方面的迭代,但事实上,双11带给用户最大感受的还是“促销”的常态概念。

“不只是五折”、“1元秒杀”,如果要问剁手党们什么是打动他们双11“一晚狂欢,30天吃土”的原因,相信还是以上这样的鸡血式标语。

靠阿里云计算、物流、场景化体验去挑起用户消费欲的时候,虽然不会太远,但应该不是现在。不过至少,整个阿里集团已将眼光放在了新零售以外的更远的地方。

而相比起来,要改变已达3万亿的P2P市场,却没有那么简单。即使是监管办法出台后,整改过程也经常是使擦边球或者换一个地方打一枪炮。对于保障资金安全最紧要的银行存管来说,实施两个月后仍仅有5%的达成率就大大出乎了整体行业的预计。一方面是银行的“嫌弃劲”,还有一面是每年高达百万存管费的尴尬感,让很多平台陷入了“有心无力”的境地。

实际上,这是众多P2P平台面临的事实。监管办法一下发,银行存管、信息披露、标的合规、公关推广等各种问题可以说是瞬间扑面而来。本来能有所盈利的平台就不多,而一旦件件整改,那就更意味着至少拉长了几年的盈利可能性。所以,很多P2P平台动的全是“歪脑筋”。不论是通过与金交所合作,躲避资产端限额的追究;只拣漂亮的数字,填充虚假的信息披露;还是忙着找“爹”修背景家谱。我们看到,那些悬在被清退边缘的平台,有些确实自动离开了行业,而有些却通过这些花枪手法“起死回生”了起来。

还记得不久前,某平台COO谈起如今2000一人的获客成本,大倒苦水。高昂的运营成本成为缠在P2P平台头上的魔咒,却不知“食”的是自家种下的恶果。

其实,拿双11与P2P做比较并不完全妥帖,一个是从“互联网小商小贩”起家的新零售版图,而另一个是至今还在拿投资人钱“搏命”的所谓普惠金融行业。两者间没有直接来往,也素来瓜葛甚少。

唯一的相同,即在于“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契机以及同样的转折点”,而当面对同样的转折点时,虽然各不完美,但一个已从用户体验、云计算、供应链、支付等要害下手,另一个却还在逃避大数据、技术、征信的重重追捕……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