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懂金融,就不会天真到认为区块链会颠覆金融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区块链是一种“全民参与记账”的方式——区块链系统中每个人都可以进行记账,系统会选择记账最快最好的人,把他记录的内容写进账本,并将这账本内容发给系统内所有人备份。由于没有中心化的中介机构(比如银行)存在,让所有东西都通过预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运行,能够大大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天峰普惠  ·  2016-11-15 11:35
作者: 天峰普惠   

乔治·索罗斯是当今国际金融市场的“风向指标”,被西方媒体誉为“超越金融的人”,他管理的基金叫量子基金。 

物理学中的“量子”是什么概念?最核心的一条就是“测不准”。“金融巨鳄”为什么会对量子力学感兴趣? 

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教授曾有个说法:“思维、思想在本质上不是在分子层面,而是在量子层面进行的。人的记忆、思维和意识都是量子层面的东西,都是测不准的。” 

这个“测不准”不是科技方法、测量工具的问题,而是量子层面的东西本质上就是测不准的。换句话说,人的意识、思维和思想是测不准的。而金融和金融市场,是由无数人基于主观意识参与进去的开放系统。 

所以,金融也是不可精确测量的,只能尽量做到“模糊的正确”。正如索罗斯所言,真理只能证伪,不能证实,世界不可认知,但是你能无限接近它。 

数百年来,很多聪明人想运用科技手段,提升“金融的精度”,使之变得更具有“确定性”。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尝试,是“金融工程”的诞生。 

1929年金融危机中失业的一批物理学家,穷极无聊地把物理学方法嫁接到金融学上,创造了所谓“金融工程”。他们一开始就相信金融市场中存在着一种模式,就像数理模型那样,是科学而行之有效的,一旦研究出这种模式(或者创造出这个数理模型),就一定能在金融市场中赚大钱。

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默顿(Robert Merton)和舒尔茨(Myron Schols),遵循“金融工程”的思想,创立了长期资本基金,没几年就破产了。默顿曾为此痛心疾首:“我们的模型没有错,是世界错了。”

人性和人心是计算不出来的,而风险就暗藏其中。

进入21世纪,“金融科技(Fintech)”逐渐成为世界前沿热点。而区块链技术作为Fintech的重要部分,被很多人视为“能够颠覆整个金融业的核心技术”。

区块链是一种“全民参与记账”的方式——区块链系统中每个人都可以进行记账,系统会选择记账最快最好的人,把他记录的内容写进账本,并将这账本内容发给系统内所有人备份。由于没有中心化的中介机构(比如银行)存在,让所有东西都通过预先设定的程序自动运行,能够大大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所有区块链系统,背后都有一个数据库,可以将其看作一个大账本。我们知道,我们可能在不同的银行开了不同的账户,不同的银行账户被不同的银行所记账,但是没有一个系统可以提供一本总账给你。你在不同银行的所有账户到底有多少钱,欠了多少钱,每个月要付多少利息,需要你自己来计算。在区块链这个数据库,全球一本总账,这个账是公开透明的。维护、存储这个账本数据库,使用的是共识算法。这就使得对人的信任,变成了对机器算法的信任,任何人为的干预都不起作用。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尤其是P2P网贷行业,欺诈风险在相关业务坏账的占比非常之高,几乎威胁到平台生存。如果能够在区块链模式下,各个平台的欺诈用户名单可以实现共享,以及观察借款人在区块链平台获得的评价与以往资金往来记录,就能有效遏制失信、赖账风险。当前,国内已经有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引入区块链技术,以解决当前业务服务流程的一些痛点,进而提升用户服务体验或增强交易信任度。

区块链技术一旦走向成熟,确实是“推进互联网金融更趋高效透明”的重要手段。但是这并不能完全消灭金融领域的信用风险,更不会颠覆传统金融。

博时基金创始人肖风曾说过:“什么是好的金融?好的金融就是真正把本质的东西呈现出来,而不是把金融打扮成一个风尘女子,给它修饰、装饰了太多东西。”互联网和区块链,只是帮助金融更好地把它的本质呈现出来。

归根到底,金融的本质就是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实现社会价值交换,并极力降低这一过程中的信用风险。天峰普惠创始人吴西西也表示:“金融科技(Fintech)能够无限接近‘找到真正有信用的人’,但并不能使一个人的思维完全透明。高效运行的金融体系,仍然需要权威部门的监管和各种配套设施的完善。”

况且,在当下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无序向有序发展的过渡时期,区块链技术除了需要向市场证明其技术成熟度和应用稳定性,也要在法律合规操作层面展现自身的可靠性。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