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风险浮出水面 留守平台难舍“流量”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最严监管下,校园网贷市场正经历一场“浩劫”。那些还在坚守的校园贷企业更多的是舍不了“流量”,校园业务能够解决白领业务的客户来源问题。

  嘿瑶瑶  ·  2016-11-14 09:13
来源: 国际金融报   

最严监管下,校园网贷市场正经历一场“浩劫”。那些还在坚守的校园贷企业更多的是舍不了“流量”,校园业务能够解决白领业务的客户来源问题。

今年以来,校园网贷风险逐渐浮出水面,教育部、银监会等部门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管理办法,加强对校园贷的风险防范。在逐渐趋严的监管环境下,不少校园贷、校园分期平台萌生退意,纷纷宣布业务转型,进军非校园市场。

不过,在众多平台撤离之际,也不乏“留守者”。近日,乐信集团创始人兼CEO肖文杰表示,将推出多项举措,净化和规范行业环境,终结校园信贷行业的乱象。

与此同时,从监管层的用意来看也并非想一棒子打死“校园贷”。据悉,近日共青团中央学校部副部长李骥在“送金融知识进校园活动”中表示,近年不良校园贷导致多起极端案件,一方面大学生要树立科学消费观,提高金融素养;另一方面,也不能任由校园市场劣币驱逐良币,要引导合规企业服务校园人群,帮助学生提高理性消费能力。

那么,在校园贷市场“退潮”之际,为何依然有平台愿意留下来?而在行业逐渐净化之后,校园贷市场是否会重新回暖呢?

部分平台离场

记者了解到,乐信集团的前身就是分期乐。分期乐是目前国内最早一批为大学生提供分期服务的平台,早在2013年就进入校园分期市场。今年10月,分期乐宣布升级为乐信集团。

分期乐的不断壮大,从侧面反映了近年来大学生网贷市场的快速发展。三年时间内,近百家网贷机构蜂拥进入大学生市场,其中既有互联网巨头的子公司,也有一些地方性的小贷平台,一时之间泥沙俱下。

比如,一些小的校园信贷平台,利息按日计取,一般在0.1%至0.2%之间,等额本息法下年化利率高达70%以上,涉嫌高利贷。此外,很多校园信贷平台都会收取高额的逾期费用。

据网贷数据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学生分期平台中,超过55%的分期平台逾期日费率为1%,最高的日费率达到了3%。相比之下,电商系平台逾期费率较低,基本与银行信用卡保持一致。

此前,名校贷CEO曾庆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校园贷市场鱼龙混杂,再加上资本大量入场后造成很多学生过度借贷,因此这一市场需要冷却。“我们不想做一些有争议的事情,希望在主流领域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曾庆辉说。

校园贷的乱象很快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今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共同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

10月,银监会相关人员在《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公布后表示,在专项整治过程中已经明确了校园贷会作为整治重点,对涉嫌暴力催收、发放高利贷等违法违规机构采取暂停校园网贷业务。

在此背景之下,不少老牌的校园贷平台都宣布进行转型。比如,趣分期宣布暂停校园分期市场地推,名校贷也宣布进军白领市场。

尽管没有放弃校园贷业务,但曾庆辉表示,未来会逐步降低校园内群体的比例,更多地服务白领人群。“如果监管层有要求,甚至会停止校园贷业务”。

潜在需求仍存

“在我们对校园业务作出判断时,首先要看大学生是不是有这个需要,再去分析究竟存在哪些问题。”一位分期乐工作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解释分期乐没有“离场”的原因。

上述工作人员认为,大学生的确有分期消费的需求,校园贷乱象的核心问题在于一些不法的地方小平台及民间放贷者为了追求短期利益出现虚假宣传、高利贷、非法中介欺诈等乱象。

事实上,校园消费金融在大学生群体中已经非常普遍。《2016中国校园消费金融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大学生群体对于分期消费的接受程度普遍较高,超过67%的大学生用过分期消费并且表示还会继续使用。

然而,大学生金融和理财知识缺失、个人信用意识缺失也为不良网贷的渗透提供了可乘之机。

而分期乐的做法,则是使用价格手段淘汰不良平台。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分期乐对接传统金融机构的低成本资金,因此能为用户提供更多免息和低息商品,从而淘汰不良平台。

“我们作为合规平台,提供方便快捷、利率合理的金融服务,就能使一部分学生避免被地方高利贷、裸条等不良平台侵害。”肖文杰表示。

另一方面,由于信息不对称、多头授信等现象,也导致校园市场坏账过高,推高了平台的成本,侵蚀了原本应得的利润,使得不少平台选择离场。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认为,校园分期平台众多,竞争激烈,大学生自制力较差,受借钱消费的诱惑和平台业务员的鼓动,很容易过度借贷,使得单个平台基于限额的风控手段基本失效。同时,由于平台普遍未接入征信系统,即便借款人在一家平台上逾期,在其他平台上仍可以正常借贷。

而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分期乐还提出了多项举措,包括联合执法机关打击校园诈骗信贷行为、建立行业共享的征信信息联盟、开展大学生金融安全教育等。

为流量留守

“学生的分期需求是有市场的,但市场的健康发展与非理性发展并无清晰的界限,无论是信贷产品提供方还是学生群体自身都很容易越界。从之前监管表态看,这个市场已经做不大了。”薛洪言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如果校园贷市场的空间已经“做不大”了,那为什么分期乐还要继续留守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校园业务能够解决白领业务的客户来源问题。

目前,大多数校园贷和校园分期的转型方向都是进军白领市场,依靠着前期积累的口碑和品牌熟悉度,为毕业后的大学生用户继续提供消费金融服务。

但这一模式也会遇到瓶颈。如果全部放弃校园市场业务,那么当最后一批大学生用户毕业之后,新的白领用户从何而来?

据了解,目前网贷行业有效投资客户的获客成本均值在1500元。而这只是平台花在渠道方面的费用,不包括平台自身的优惠活动,比如返还投资金、给予新手补贴等。并且这一费用数据还在逐年水涨船高。

“线上的流量太贵了。”上述工作人员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校园分期就是一个入口级的产品,能够为后校园市场提供持续的客流。

这一点从分期乐的产品设计上已经有所体现。据上述工作人员透露,分期乐即将上线一款国家助学贷款的补充产品。

薛洪言认为,助学贷和之前的消费分期业务本质上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产品,带有更多普惠和公益性质。但他同时强调,此举其实不能算是对校园贷业务的坚守,反倒可以认为是商业层面彻底地退出。

“目前监管政策不会放松,大部分平台依然面临退出的选择。”薛洪言直言,对于校园信贷产品,监管支持的是低利率+合法催收的业务模式,受资金成本和风险成本等因素影响,一般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很难提供。

来源: 国际金融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