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蒜市惊现股票式K线图 银行等对蒜商大量放贷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在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大蒜产地——山东金乡,一直盛传着“五年一周期,十年一轮回”的说法。5年后,蒜市再现疯狂。

  小仙  ·  2016-11-13 16:00
   

在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大蒜产地——山东金乡,一直盛传着“五年一周期,十年一轮回”的说法。5年后,蒜市再现疯狂。

山东金乡的大蒜价格,目前市场价已飙升至6.49元/斤,同比上涨90%,逼近2010年的历史高点。

涨还是跌,卖还是不卖?眼下,金乡蒜商正遭遇到与股民同样的抉择。

蒜价越高,风险越大。11月9日上午,一场蒜商组织的市场行情交流会上,上百个全国各地大小蒜商、冷库主、金融机构等报名参加。他们迫切希望从中一探究竟——蒜价将继续上涨,还是到了拐点。这将直接决定着每一个囤货的蒜商是立即抛售还是驻足观望,会赚个盆满钵盈还是血本无归。

大蒜是一种特殊的农产品,种植区域集中、整体规模不大,价格敏感度极高,常常暴涨暴跌。经过多年市场的洗礼,金乡的蒜商们显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

蒜市与股市

“你觉得,蒜价还能再涨吗?”11月9日上午,前来参加这场交流会的蒜商们看上去大多一脸的焦虑,当他们纷纷问出这一句时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短短一个多月来,金乡蒜价从4元/斤一路狂飙到6.5元/斤,不断冲破蒜商们的心理防线。人人在囤货,个个都惜售,价格形成的“堰塞湖”越来越高,蒜商们不安的情绪也越来越大。

他们中间有的是出资数千万、囤货三万吨的大户,有的是建有数千吨存储能力的冷库主,有的是大笔放贷的当地金融机构,更多的则是为全国各地客户代购代存的经纪人。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投注巨大,不容有失。

中国大蒜的产量占到全球的半数以上,而山东省金乡一带大蒜产量又差不多占到国内产量的半壁江山,金乡大蒜的价格直接影响全国乃至全球的蒜价走势。可是,有着“蒜疯子”、“白老虎”之称的金乡大蒜却常常暴涨暴跌,让人捉摸不透。

大蒜是一种特殊的农产品,种植区域集中,大多分布在山东、河南、安徽一带的黄河流域,整体规模不大、不足500万吨,且产品能够长期存储。这些特点都使其易于囤积、投资。

每当价格暴涨的年份,大蒜食用的功能逐渐萎缩,金融的属性彰显出来。在金乡人眼中,如今“蒜市已如股市一般”。

蒜农不一定炒股,但大多都在暗中“炒蒜”;股市风云瞬息变幻,蒜市也时涨时跌,蒜价高企时人人囤积惜售,待价而沽,蒜价暴跌时,个个恐慌抛盘,一溃千里;由于金乡“买全国、卖全国”的市场格局早已形成,蒜商只要想变现,就如股民卖股票一样方便、快捷。

在金乡,人们总有着“大蒜如金,致富全乡”的期待。2010年金乡蒜价暴涨,一度冲破8元/斤的历史高点,不计其数的蒜商在囤货、炒蒜中盖起了小楼、开上了豪车,财富故事不断演绎。可2011年,这里的大蒜收购价却一度暴跌至每斤0.6元,多少资本赔的是血本无归,挥泪败走,至今令人心有余悸。

蒜价越是飙升,蒜商们越是惜售,末端需求又会倒逼着蒜价进一步拉升。在金乡,产区收购价一路飙升至6.5元/斤,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平均批发价格为7.24元/斤,同比上涨90%,而在部分城市超市里蒜价竟然标到了近20元/斤,已然超过了肉价。

由于实业低迷,前些年赔钱败走的各路资本又争相涌入蒜市。华盛冷藏贸易公司经理李新平透露,目前金乡一带的冷库基本存满了大蒜,有的来自于外地大地产商,有的来自于生姜、苹果等其他农产品经销商,有的是几个亲朋合伙出资购买。囤货多的达万吨以上,少的也有数百、几千吨,他们各自寻找有经验的大蒜经纪人出谋划策、代办打理,人人都想在上涨的蒜市中捞一桶金。火爆的蒜市让他不禁想起了2008年人人炒股的一幕……

火爆的行情让不少人已赚得盆满钵盈,但蒜价已近历史高位,随时可能掉头向下,不由得让各路炒家绷起了神经。

蒜市每涨一分,对于投资大户都至关重要。以3万吨大蒜储存量来计算,每斤上涨一分,就有60万元的获利,可一旦价格下跌、市场恐慌、出手不及,就会损失巨大。

一位经纪人介绍,以往金乡每天约有5000吨的交易量,但近来价格高走,普遍惜售情绪浓重,只有一千多吨在不同的炒家之间换手,真正流到终端的更少。如今,就连买家也担心临近拐点、高位接盘,不敢贸然出手,多空双方均在观望,蒜市几近僵持。可经纪人赚取佣金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参会的金融机构则忧虑,万一多变的蒜市开始走低,会不会从暴涨转向暴跌,放贷出去的资金能否安全收回……

蒜商VS股民

蒜市变幻莫测,这使得一个特殊的群体从蒜农中游离出来——经纪人。

在金乡,独有着数百名大蒜经纪人。他们原本都是蒜农出身,家中均有蒜田,是天生的种植专家,对大蒜发芽、出苗、施肥等生产流程如数家珍。尽管有时也合伙少量投资,但更多的时候是蒜农和蒜商中介。

他们有时像证券交易所中接受客户指令买卖证券、收取佣金的股票经纪人。这些“代办”生长于斯,整日走街串巷,在当地有着极为深厚的人脉;他们个个消息灵通、能量巨大,只要价格公道,短时间内就可组织起大批货源;他们手中有着大把的行业资源,能提供代购、代存、代销、代运等一条龙服务。“金乡经纪人有一个特点,经过多年市场剧烈震荡的洗礼,他们的风险防范意识更强,对市场信息更为敏感。”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常务会长杨桂华对经济观察报说。

他们有时像证券交易所的分析师,大量采集数据,为客商提供市场分析、决策参考——前一刻还在田间地头查看蒜苗长了多高、有几根几叶,后一刻鞋上的泥土尚未甩干,就能与客户大谈印尼进口政策放宽、韩国需求大增等国际市场形势;他们走南闯北,一面从各地各产区种植大户那里获取大蒜产量、长势等供给信息,一面又从全国各地客商口中搜集市场需求……

他们几乎个个都是“气象专家”——既关注巴黎气候大会、全球厄尔尼诺现象,又随时查看天气新闻、实时了解未来一周半月的气温波动,人人都能把天气走势对大蒜影响讲的头头是道。“在金乡,如果你能采集、分析出越多的资讯,就能越准确地判断市场走势,就能越多的获利或者帮助客户获利。”作为一名资深大蒜经纪人,李兆芳另一个身份是金乡大蒜交流协会会长,还自办起“中国大蒜网”,雇人专门搜集供求信息。在金乡,类似的大蒜专业网站不下十多个。

在诸多蒜商眼中,炒蒜如炒股,就是对赌市场的涨跌,归根结底是一场信息战。

在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会长杨桂华办公室里,有一张大蒜价格走势图,他对每天的大蒜价格波动情况都会进行监控、分析,绘制出这张蒜市“K线图”。“如果说每年产量能够决定蒜价的基本面,那气温的变化则密切关联着蒜价的涨跌。”杨桂华分析道,2010年9月份,金乡蒜市出现过一个峰值,蒜价6元/斤,也就是当年的“蒜你狠”,再就是今年又进入了历史高点。今年蒜价居高不下最根本的原因是全国大蒜减产了20%到30%。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今年金乡产区的储存量为125万吨,相比去年的154万吨减少了近30万吨。

与此同时,天气也是助推蒜价一再高涨的重要因素。“万里之外的巴黎气候大会一说2015年会是冷冬,金乡的蒜商们就私下议论今年蒜价可能会走高。每一次低温冻害、刮风下雨,都会助长蒜商对涨价的心理预期,群体性推高蒜价的走势。”李兆芳坦言,在金乡无论是买卖双方从心里都希望看到蒜价高涨,因为这里的买方也是中间批发商,一旦降价刚刚买到的大蒜就会砸在手里。

涨跌轮回

金乡蒜价一再追高,源于各路资金不断涌入。

参加交流会的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经纪人透露,由于预计到今年蒜价走高的大行情,在各路资本的背后主力则是金融资本对蒜商们的大量放贷。据他估算道,金乡蒜市约有七八成的资金来自当地银行等金融机构。

不过,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贷款需要有抵押,经纪人与外地炒家显然不符合要求。上述经纪人表示,为了规避风险,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金进入蒜市的路径往往会选择通过存储企业放贷的路径。

在金乡,大蒜种植、储存、物流、销售等有着一整套完备的体系,大小冷库不下成百上千,是大蒜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相比于其他环节,冷库公司有营业执照、有资产抵押,银行放贷资金往往集结于此。

采访中,许多冷库主为了招徕生意表示,会为信誉好、交往深的投资商提供资金支持。毕竟,垫资买来的大蒜存放在自己的冷库里,风险会也小很多。

对于众多蒜商最为关心的“后市是涨还是跌”,目前金乡各界人士普遍认为,春节临近只有80多天时间,又包括圣诞节、元旦、农历小年和春节等诸多节假日。由于今年大蒜产量下滑,未来市场需求旺盛,预计蒜价还将进一步攀升。甚至部分人士预测,金乡的产区收购价会突破8元/斤、逼近10元/斤大关,蒜价或将再创历史纪录,新一轮的牛市也将会给炒蒜客带来新的财富神话。

不过,金乡诸多行业人士纷纷担忧,一年火爆往往会带来数年的低迷,不知这次金乡蒜市能否逃脱涨跌的轮回?

  来源:经济观察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