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华信系P2P的真与假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虽然华信集团对其中的一些关系进行了辟谣,但华信集团究竟是真失联还是“藏”了起来?国资背景能否有效兜底风险?华信集团与同创万利的并购关系是怎样的?在撇清了关系后华信集团就无需承担任何损失了吗?

  郑惠敏  ·  2016-11-09 14:09
来源: 北京商报   

在不久前刚结束的金博会上,P2P平台银豆网展台被围。银豆网之所以“中枪”,原因在于其与出现兑付危机的平台罗斯金融拥有共同的股东——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以下简称“华信集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华信集团因为“罗斯金融”逾期不兑付事件被牵扯出来之时,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将华信集团列入经营异常名单。虽然华信集团对其中的一些关系进行了辟谣,但华信集团究竟是真失联还是“藏”了起来?国资背景能否有效兜底风险?华信集团与同创万利的并购关系是怎样的?在撇清了关系后华信集团就无需承担任何损失了吗?

真假失联

投资者维权无门  公司自称搬家

金博会的一场投资者维权让华信集团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10月30日,金博会的最后一天,由于华信集团旗下的线上平台罗斯金融部分项目出现逾期,且合作方负责人被曝跑路,投资人维权无门,不少罗斯金融投资者在华信集团旗下的另一家网贷平台银豆网展台前手举“国企华信还血汗钱”的标语维权。

近几年来,华信集团及其子公司开始密集布局互联网金融行业。但早在9月底,罗斯金融发布项目延期公告,称可能要延期兑付,决定关闭相关平台交易功能进行审计。10月4日,罗斯金融再次发布逾期标的先行垫付通知称,因合作企业不能按期履约,出现了部分项目逾期,现已经启动追偿程序,成立了应急预案小组,并承诺由集团母公司和相关资产处置企业共同出资对逾期标的进行全额本息垫付,垫付程序将于10月8日进入执行环节。

据了解,罗斯金融是华信瑞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金融信息中介平台,2015年由华信集团全资组建,注册资本1亿元,于2016年4月12日正式上线,法定代表人也是顾瑜斌。一位投资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们选择去金博会维权实在是迫不得已,华信集团官网联系方式已经无人接听,官网显示的地址西单民航大厦6层也已经被搬空,我们找不到华信集团只能选择这一步”。

巧的是,就在维权过去的第二天,华信集团于11月1日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理由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不少市场人士甚至认为国资系华信集团已跑路。北京商报记者于11月4日走访了华信集团官网显示的办公场所西单民航大厦6层,但该楼层所有办公设备均已搬空,不过门口华信集团标识依旧还在。据民航大厦保安介绍,这栋楼整体都在装修,华信集团也是近期才搬走。不过,在走访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西单民航大厦下边几层确实在忙着搬家。

华信集团到底搬去了哪?一位罗斯金融投资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华信集团实际上并没有跑路,而是搬去了位于丰台区总部基地的新办公场所。北京商报记者随后也走访了这一办公场所。不过,在现场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华信集团所在那一栋楼已被警车包围。据了解,此前已有不少投资人知道了华信集团的新办公场所,于是开始在其楼下维权。

真假并购

6月开发布会  11月否认“有关系”

华信集团并没有给这部分投资人兑付,主要因为华信集团否认与北京同创万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创万利”)关系,在工商信息上没有股权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同创万利与罗斯金融为合作关系,曾作为罗斯金融的线下平台,为罗斯金融提供客户。今年6月,华信集团曾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并购同创万利,双方签署了并购协议。据了解,当时华信集团也曾在官网发布并购公告,不过目前已经删除。在网络搜索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还能搜索到很多的并购新闻。同时,同创万利官网也显示,2016年6月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成功并购同创万利,正式成为华信电子企业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另外,部分罗斯金融的投资人虽然在罗斯金融平台注册了账户,但实际通过同创万利在线下签署投资合同。

但让人疑惑的是,华信集团11月3日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与同创万利以及同创普惠并无关系,因为同创万利的工商信息股东名单中并没有华信集团相关信息。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根据现有证据,投资者的确无权追究华信集团法律责任。首先,投资者与华信集团之间并无合同关系,向华信集团主张权利缺少合同依据;其次,没有任何一家平台可以保证投资亏损能得到偿付。影响投资项目是否能够收回的因素很多,投资者向同创万利主张权利,需要证明该平台有违约或过错行为;再次,即便华信集团曾经宣布并购同创万利,但并没有承诺对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即便存在母子公司关系,它们在法律上仍然是不同的法律主体。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表示,并购意向和并购成功是两个概念,即便是并购成功,母公司也只是基于出资额承担有限责任。“在这样并购的 文字游戏 中,最后受伤的无疑还是投资人。”一位业内人士无奈道。

真假国资

自称国资联营  实则无人兜底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华信集团注册登记信息显示为联营企业,究竟是否属于国资企业?据公开资料显示,华信集团是由原电子工业部批准,由清华大学、中国惠通通讯电子中心、中国通广电子公司、中国瑞达系统装备公司等联合兴办的一家国资联营企业。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后了解到,华信集团注册成立于1988年,登记显示为联营企业,注册资本5898万元,企业法人为顾瑜斌,办公驻所为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8号2幢12层1242。

薛洪言分析道,按照持股比例不同,国有性质企业可分为国有独资企业、国有控股企业和国有参股企业三类。严格意义上,华信集团应该算是国有参股企业,但需要注意的是,国有资本只是普通参股者,受到公司法规范和保护,不会承担除出资额以外的额外责任。若企业在理财产品销售过程中过度宣传所谓的国资背景,或者暗示所谓的国有资本兜底,就会存在误导投资人之嫌。另据不完全统计,华信集团分别通过北京云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云银”)、南京华信巨源大数据产业有限公司、华信瑞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华信金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汉信实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控制9家网贷平台,分别为罗斯金融、华信银邦、同创万利、银豆网、拉拉财富、节节贷、融信网、智投贷以及E周行。

其中,华信瑞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7日,法定代表人为顾瑜斌,显示为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变更前的法人代表名为李新,股东为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但是实缴出资额为0元。罗斯金融就是华信瑞亚旗下平台。而北京云银、南京华信、华信瑞亚、华信金服等都是由华信集团作为法人股东。“之所以华信集团最近风波不断,主要也是由于旗下设立了不少子公司,子公司又去设立互金公司等平台,管理不严、审核不谨慎,就导致了乱象频发。”一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

王德怡提醒道,一般来说,企业成分中含有一定的国有资产便可称之为国资企业。从现有资料来看,华信集团可归为国资企业。在一些投资人的心态中,总认为有带“国”字头的企业背后有政府信用担保,其信誉会高于一般民营企业,因此通常会对“国”字头背景的企业带有天然的信任。实际上,“国”字头并不是判断某一经营项目合法与否、风险高低的依据。在实践中有许多“国”字头的企业参与设立非法交易场所,一些“国”字头企业的老总因为经济犯罪入狱。

真假融资

声称合法合规  却存自融风险 

华信集团“麻烦”远不止罗斯金融逾期风波。据了解,近期华信集团旗下的一个全资二级子公司众筹平台名仕会被市场质疑存自融之嫌。官网显示,名仕会是首家国有收益权众筹平台,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上线,隶属安徽省博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而安徽省博超控股集团系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全资二级子公司。

在上线之初,名仕会立即推出了两个项目,分别为《女校威龙》和《奴隶游戏》。其中《女校威龙》目标金额188万元,预期年化40%;《奴隶游戏》目标金额208万元,预期年化40%,目前两个项目均已众筹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奴隶游戏》以及《女校威龙》这两部网络电影的发起方为安徽省博超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安徽省博超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又是安徽省博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有分析人士质疑,名仕会为存在关联关系的公司募集资金,是否存在自融嫌疑?

薛洪言表示,收益权众筹本质上也属于理财性质,可参照网贷平台的监管规定进行合规判断。《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平台不得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从《暂行办法》看,严格意义上,关联公司融资并不属于自融的范畴。不过,有业内专家表示,平台为关联公司融资的项目存在较大风险,投资人应警惕风险。

“关联公司融资与自融本质上差别不大,也具有较大的风险隐患,投资者要密切关注交易过程中的信息披露是否充分以及产业集团本身的实力,对于信息披露不充分或集团实力一般的关联融资项目,最好敬而远之。”薛洪言说道。王德怡表示,如果项目的发行发起方和平台方具有共同的控股股东,则平台很可能忽略对项目、资信的审查,资金监管也会打折扣,这会加大投资人的风险,其融到的资金实际上用于平台关联方,投资者的权利难以保障。许多平台跑路均从自融开始,越滚越大,投资人应当注意风险防范。

来源: 北京商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