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背景倒卖乱象:平台投资3000万换一个“干爹”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几乎所有的华信系P2P平台都在宣传时称获得华信电子入股,并未提及其并非直接入股的事实。网贷投资人羿飞认为,这些P2P平台,事实上多是华信电子的子公司参股,如果都利用华信电子的国资背景作为宣传背书,并夸大华信电子的持股比例,则涉嫌虚假宣传。

  艾琳  ·  2016-11-09 13:11
来源: 法治周末   

如果要评选今年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最博人眼球的一幕,想必很多人,都会把选票投给一场投资者的现场维权行动。

10月30日上午,北京金博会的最后一天,近百位投资人围住P2P平台银豆网的展台,手举印有“国企华信还血汗钱”字样的白纸进行维权。而据银豆网CEO王鹏程透露,这些投资人并不是冲着银豆网来的,他们的目标是银豆网的股东——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以下简称“华信电子”)旗下的另一网贷平台罗斯金融。

“罗斯金融的项目出现逾期,合作方负责人被曝跑路,投资人维权无门,所以才想通过银豆网与罗斯金融以及华信电子方面取得对话的渠道。”王鹏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银豆网与罗斯金融拥有同一股东,但二者之间并无任何业务往来。

事件

罗斯金融先项目逾期后蒸发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银豆网的运营主体是北京东方财蕴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当时为两名自然人股东,股东于2016年3月变更为华信电子和王鹏程;罗斯金融则于2016年4月上线,其运营主体是华信瑞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5年7月由华信电子全资组建。

“我们就是冲着他们有同样的股东,才去银豆网展台维权的,罗斯金融出现问题后,其400的电话就打不通了,投资者也联系不上公司的任何负责人及接待人员,甚至都找不到他们的办公地址。”参加维权的罗斯金融投资者顾艳(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记者查询发现,9月28日,罗斯金融曾发布项目逾期公告,称借款方同创惠普在未事先告知情况下逾期,可能要延期兑付,决定关闭平台交易功能进行审计;10月4日晚间,罗斯金融又发布逾期标的的先行垫付通知,表示将立即启动垫付代偿程序,由集团母公司(华信电子)和相关资产处置企业,共同出资对逾期标的进行全额本息垫付。

“事实证明,罗斯金融发布垫付通知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转移资产,本来说10月8日会执行垫付,但直到10月26日,我们等来的消息却是‘所有项目均不会兜底’,之后就彻底没消息了。”顾艳提到,目前罗斯金融网站及微信端对其不利的条款都已经被删除,华信电子官网显示的地址“北京西单民航大厦六层”,也早已搬空。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罗斯金融投资者在北京金博会维权后的第三天,华信电子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理由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

延伸

旗下多家P2P涉嫌虚假宣传

专门盯着股东维权,在P2P平台维权案例中也属少见。为什么罗斯金融的投资人要瞅准了华信电子不放呢?这显然与华信电子的国资出身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华信电子成立于1988年4月22日,是由原电子工业部批准,由清华大学、中国惠通通讯电子中心、中国通广电子公司、中国瑞达系统装备公司等联合兴办的一家国有联营企业。

据第三方平台网贷天眼统计,华信电子通过北京云银、华信瑞亚、华信巨源、华信金服、浙江汉信等多家公司控制着智投贷、融信网、罗斯金融、拉拉财富、银豆网、节节贷等9家P2P平台。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几乎所有的华信系P2P平台都在宣传时指出获得华信电子入股,并未提及其并非直接入股的事实。

例如,融信网在今年10月26日宣布获得华信电子战略入股,实际上其运营主体深圳融信是华信电子子公司北京云银参股的;节节贷则在宣传时称自己为“大型国有企业控股成员企业”,但并未说明具体由哪家国企控股。

而华信系P2P中最为有名的银豆网,也曾因涉嫌谎称国资入股被“打脸”。去年11月,银豆网宣布获得恒天资产3亿元B轮融资,此后其在网站一直公开宣传该消息,并在官网首页使用“央企中国恒天持股”的标语,后却被恒天集团公开否认与其存在股权关系。

“在上述P2P平台中,多是华信电子的子公司参股,如果各平台都利用华信电子的国资背景作为宣传背书,并夸大华信电子的持股比例,则涉嫌虚假宣传。”网贷投资人羿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维权

难让华信兜底

对于罗斯金融曾承诺由华信电子给逾期项目投资人垫付、而后“反悔”的做法,投资人是否有权要求其继续履行承诺呢?

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看来,如果股东虽在垫付通知中承诺兜底,但事实上没有自然人股东出具的承诺函或者法人股东出具的承诺函及其内部权力机关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则此垫付通知可能构成虚假广告,投资人可以向工商部门投诉、举报,平台将面临行政法律风险,但投资人不得据此垫付通知要求平台股东承担连带责任。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上述罗斯金融的垫付通知中,并未看到华信电子的承诺函。

华信电子高管也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垫付公告是罗斯金融负责人在华信电子并不清楚的情况下私自发布的,华信电子从未表示要进行垫付。

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P2P平台是信息中介,平台不得直接或变相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

“但平台的关联方,包括其股东是否可以向平台的出借人提供担保,暂行办法并未明文规定或禁止。因此,风险可控的关联担保可以允许,但要核定并控制额度,也就是说要想要股东承担兜底责任,需要有股东承诺兜底的有效证明文件,投资人依据该等文件向股东追责。”肖飒指出,从现有证据看,投资人的确无权追究华信电子的责任。

反思

真假国资难辨

“在网贷平台的监管还未落地时,国资背景往往成为平台増信的条件之一,但国资背景的参考意义实际上很有限,平台合规才应是投资者的首选。”羿飞指出,除了罗斯金融外,近两年来,出问题的国资系平台已经不下10家。

相关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底,全国已有127家国资系P2P平台,其中国有独资15家,国资绝对控股37家。

“很大一部分国资平台是国企的‘孙公司’,这种包装也比较容易操作。”网贷行业从业人士张淼(化名)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如果国企子公司本身的国企成分在20%以下,且对外参股比例不超过10%或对外投资不超过500万元,就不需要将投资决定上报国资委,在这种情况下参股P2P是该公司本身就能决定的,流程也很简单。

正因为流程简单,在网贷市场中也滋生出了国资背景的倒卖乱象。

法治周末记者就在网贷论坛网贷之家中看到过这样一则交易信息:“有人要买国资背景吗?有资源可以对接,可控股,可参股,可工商变更,支持发布会……”

“这类的国资背景交易的确存在,甚至在业内已经形成了一些价格标准。一般来说,P2P平台想找个国有资本的‘干爹’,每年要交‘喝茶费’300万至500万元;如果找国资‘干爷爷’,最便宜的也得要60万元。”张淼透露,本来应是国企投资平台,但背地里有不少是平台投资国企的。

2014年底P2P平台中汇在线“崩盘”时,其平台运营负责人潘春雨就曾向投资人称:“中汇在线为了拿到国资背书(该平台有福建天成集团针织棉毛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福建佰优连进出口有限公司两家福建国资委旗下国企持股),付出了3000万元的代价。”

而这种国资背景的倒卖乱象,也早已被监管层关注。今年3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曾急召部分国资系P2P平台座谈,就部分P2P平台滥用国资系标签过度营销而潜藏金融风险的释义,向P2P平台了解相关情况。

“目前P2P平台已进入存量淘汰阶段,借国资背景过度营销的‘虚胖’P2P平台,将渐渐浮出水面。”盈灿咨询研究员王春影认为,投资人还是应注意主动识别P2P平台国资背景的真伪,例如了解平台股权层级、股权比例、股东是国属还是省属等。

来源: 法治周末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