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资产交易平台急速扩容 三大派系格局初显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百度金融、京东金融均在今年发起设立了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同时,大型网贷平台(P2P)、第三方支付等主营背景各异的主体亦不甘寂寞,以发起成立或直接参股的方式跑马圈地。截至目前,国内粗略统计已有40多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嘿瑶瑶  ·  2016-11-03 13:10
来源: 证券时报   

瞄准非标资产交易这一生意的,早已不限于30家区域型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如果说2011年成立的陆金所是互联网金融业涉足金融资产交易的先行军,那么2014年异军突起的招财宝(阿里体系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网金社(浙江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阿里入股设立)几乎可以说是阿里系对这一商业模式的推崇。

这种推崇极大感染了其他平台。今年,针对互金各大分支的监管层层趋严,而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亦走过了约四年的模式成长期,所以众多背景各异的平台纷纷跟进这条商业路径。

百度金融、京东金融均在今年发起设立了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同时,大型网贷平台(P2P)、第三方支付等主营背景各异的主体亦不甘寂寞,以发起成立或直接参股的方式跑马圈地。截至目前,国内粗略统计已有40多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金融资产交易服务这一业态,经历约四年“蓝海期”后,今年爆发式发展,从蓝海迈向红海。

巨头的标配

巨头再一次殊途同归,瞄准了非标资产交易服务这个领域。现在,平安、阿里、百度、京东至少拥有一个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主营的交易品种大多涉及应收账款收益权、小贷资产收益权、融资租赁收益权、信托收益权、不良资产处置、票据质押等。平台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为依据自己的风控准入条件,撮合资产方与资金方交易。

对于投资人而言,这些交易平台大概可以归纳成一些基于产权抵押形成的融资产品和理财产品的汇集地。尽管这些平台的金融属性已经较强,但到目前为止,并不归属于“一行三会”监管的范畴,而由地方政府批准设立。

具有流量优势和数据优势的互联网巨头,大举进入金融资产交易平台领域,并不是一步到位。从发展进程看,互联网巨头刚开始只是利用自己的用户与渠道优势,做标准化产品(如货币基金、保险理财等)代销。此后,在用户理财需求和金融机构非标资产出表需求急剧扩大的推动下,互联网巨头开始意识到陆金所模式的重要。

反应最快的是阿里系。陆金所模式出世不到两年,阿里就在自身体系内设置了类陆金所形态的招财宝。阿里的金融业务条线经过几番整合后,蚂蚁金服、恒生电子、中投保在2014年联合成立了网金社,在体系外形成了对标陆金所的独立载体。网金社首席执行官(CEO)吴志刚介绍,要利用母公司在大数据、征信、金融信息技术(IT)、担保上的基因,做纯线上的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所。

“我们并不是机械地把金融资产从线下搬到线上,那只是浅层的销售渠道改变。我们要做的是,基于我们对投资人的数据分析,反过来将客户需求输出给资产方,提升资产的撮合效率,改变金融机构基础资产生产方式。”吴志刚说。

打着同样算盘的还有京东、百度、恒大等。与此同时,这一领域吸引了传统金融人士批量加盟。微众银行前行长曹彤于去年底加盟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厦门国金),担任董事长,该公司掘金资产证券化专业服务;原兴业银行行长李仁杰被平安招至麾下,掌舵前海金交所;光大资管前总经理张旭阳则接受了百度伸来的橄榄枝,坐镇百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以厦门国金为例,该公司要打造“债三板”。“曹彤董事长要带领我们建立一个场外固收市场的生态圈,也叫 ‘债三板’市场。”厦门国金总经理陈雷介绍,目前厦门国金已跟一批商业银行、非银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机构、财富顾问机构建立合作,意在针对企业和金融机构本身的业务模式和资本结构提供更优化的综合金融服务。

新军发展凶猛,去年机构端交易量已突破一万亿的先行者陆金所,被媒体曝出首发(IPO)有实质性进展——投行已经入场尽调。

细分领域 不乏轻量级竞技者

想要与巨头一起分羹百万亿级非标交易服务市场的,不乏一批虽然当下规模仍较小,但在资产端和流动性提供方案上具备显著特色的创新平台。

交易额刚刚达到5.74亿元的时间价值网,就是其中较早掘金非标交易服务的样板。这是由前券商投行团队创设的,以为非标资产提供交易流转服务为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时间价值网在上线初期以相对标准化的信托为切入口,随后快速将促进流动性服务覆盖至保理、融资租赁等多种非标资产。在P2P唱主角的互联网金融市场中,时间价值网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和业务能力开始引起投资机构的关注,上市公司汇川技术控股股东和安星资产对其进行了战略投资。

“非标资产通常投资门槛较高,以往参与主体较少,主要为机构投资者,因此流动性较差。时间价值网面临的第一个课题便是对非标资产进行改造,降低投资门槛,引入普通投资者参与投资,通过增加市场参与主体来提升资产流动性。”创始人王炜介绍时间价值网的业务轮廓,“当然,我们并不是机械地对资产进行拆分来降低门槛,而是不突破资产原有的法律关系,通过撮合资产持有人与平台投资者达成民事合同,对资产未来可能产生的现金流进行处理。”

在谈及当初为何选择构建非标资产交易服务平台时,王炜称,相对于P2P网络借贷,近百万亿存量的非标资产经过了传统金融机构或类金融机构的创设和封装,安全性更高、透明度更好,且以往的投资主体一般为议价能力更强的专业投资机构,具有更好的收益风险比。亟需解决的问题主要是能否提高流动性,盘活存量资产。如果能够构建一个交易服务平台,提供优质流动性解决方案,将具有巨大市场潜力。

不过,王炜也表示,盘活非标资产相对于P2P撮合借贷,存在更大技术难度。此外,对投资者而言,非标资产的产品形态也更难理解,给新兴的中小平台的推广带来一定的难度。

来源: 证券时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