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团”催收:一亮艾滋病证 老板脸都绿了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除了自称艾滋病人团队催收,目前暴力催收、裸条催收等屡见不鲜。据业内人士估计,中国催收市场潜在规模数万亿。

  小幸运  ·  2016-11-02 14:20
来源: 南方都市报   

081358sbu6uep5exoy5cyp.jpg

“本团队专业帮你解决各种各样的债务纠纷,全国追讨,当天见效……”10月26日,一位自称是艾滋病人催收团队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他们一直马不停蹄地奔赴大江南北催收,一直没能休息。 

记者注意到,除了自称艾滋病人团队催收,目前暴力催收、裸条催收等屡见不鲜。据业内人士估计,中国催收市场潜在规模数万亿。而催收市场红火,主要是源于中国日益增长的不良资产规模。根据官方数据,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单是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就接近两万亿元。 

催天下董事长邱靖认为,打击“艾滋病人团队”、暴力催收等灰色地带,需要从根本上着手,建立不良资产分类标准,从而实现催收行业的绿色发展,挤压掉“暴力催收”、“艾滋病人催收“等生存土壤。 

自称“艾滋病人”催收团队全年无休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身体弱,也找不到其他工作,只好干这个。”10月26日,记者以想要催收淮安一笔25万生意欠款的名义,联系上自称是艾滋病人催收团队负责人张大彪时,他正带着团队成员在安徽催收。 

张大彪出生在亳州市利辛县,当地在上世纪90年代初“血浆经济”红火一时。由于卖血设备被污染,多位当地村民感染,自1995年利辛县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感染者以来,该县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超过千例,产生了不少“艾滋病村”。 

张大彪称,自己也是因为卖血浆被感染,为了活下去,他把周围三四个村庄艾滋病患者组织起来,以帮别人催收为生。 

据张大彪介绍,他们团队的收费标准为欠款总额的30%,但还收取前期费用,标准为每人每天700元。待欠款到手后,前期费用从其提取的30%中扣除。 

“只要我们去的,没有要不到钱的,你这个账款估计去四五个人就够了。”为了增强记者的信任,张大彪向记者描述了自己今年一次催收的经历。

今年3月,张大彪受一家公司委托,到河南一家民营企业催收100万欠款。他带了十几个人过去,一亮艾滋病证,老板当时脸都绿了,保安也不敢上前。张大彪称,老板当时就想走,他一使眼色,两位妇女就跟了上去,按住老板车门……“没两天,我们就收到老板的欠款。”张大彪称。 

据张大彪介绍,他们在催收时,还会采取假装犯病的策略,在地上打滚干呕,口吐白沫等手段,给欠款人施加心理压力。 

记者随即表达了对催收合法性的担忧,张大彪表示,即使这25万元全部给他们,他们也不会做不合法的事情,更不会传染艾滋病。“我们是文明催收,打的是心理战。”还称,目前已服务了众多的公司和个人,从来没发生过任何纠纷。

“合作协议需要当面签,您本人也需要过来给我们带路,欠条等原件也需给我们。”张大彪称,今年以来,他的生意非常好,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一直未能停下来休息。如果确定合作,通过电话、微信告诉他就行。 

记者在百度贴吧等看到,类似张大彪的自称艾滋病催收团队并不罕见,一些催收团队还会直接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而在各大催债论坛上,也能看到雇主四处询问:“我想找艾滋病人催收,怎么联系?” 

催收市场潜在规模数万亿 

除了“艾滋病人催收”,目前市场上还存在“裸条催收”、“暴力催收”等诸多灰色地带。 

在记者加入的一个“裸条借贷”群中,该群中会在群文件中放女生的打码裸照,不还钱就定期公开。 

江西某网贷平台一位逾期客户向记者表示,其借款逾期后,网贷平台的催收团队直接来到其市区家中,暴力催收,甚至打坏了门窗,她和丈夫不得不回农村老家躲避。 

此外,催收人还会发送威胁信息给借贷人、使用循环呼叫系统电话催收,一分钟打一次,连呼一周;通过欠款者社交圈催收:知会亲友、单位、同学、社交平台好友等熟人,通过熟人催收。此外,还存在极端方式催收:恶意曝光“裸条”及其他隐私信息。 

记者注意到,近日一家名为“中国信用黑名单”的网站公布了4242条网贷逾期者的个人信息,信息中除了贷款者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逾期本息、逾期天数,甚至包括贷款者的微信号、支付宝账号、家庭住址以及包括学校名称、入学时间、专业、班级、学号、宿舍号在内的学籍信息、贷款者手持身份证拍摄的正面照、身份证原件正反照片、学生证内页照片,甚至父母、兄弟、同学等多位第三方的姓名、电话等。 

艾滋病人催收团队提供的债权转让协议 

“催收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行业理论规模与不良资产规模一致。目前行业处于高速发展状态,行业内鱼龙混在。”据邱靖介绍,正规的催收,一般先是短信提醒,随后是电话催收、函件催收、上门催收以及法律催收等。此外,行业内采用较多的催收方法还包括“抵押清欠”、“网络曝光”等。而裸条催收、艾滋病人催收等,是行业的搅局者。 

根据银监会《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5年报》,截至去年末,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为1.96万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94%。 

邱靖向南都记者表示,如果加上P2P、民间借贷等不良资产,中国潜在不良资产规模超过5万亿。

记者注意到,一家名为“上海一诺银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催债公司已经挂牌新三板。根据其公开转让说明书,这家催债龙头企业在2009年成立时注资资本仅100万,而目前已达到了2000万。公司的主营业务不但包括P2P公司收账,还为下游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小额贷款、汽车贷款等机构提供缴款提醒、逾期催告、还款督促等,客户包括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宜信财富等大公司。 

此外,招股说明书还披露,我国在2015年从事催收外包行业的法人单位数量达到1200-1500家,但符合一般行业要求的(具备专业操作系统、操作流程符合安全标准、专注于催收外包服务)的法人单位数量不足100家。

“催收行业需要进一步整合规范。”邱靖认为,正规催收公司的不足,给了艾滋病人催收团队生存土壤。 

应尽快建立不良资产分类标准

邱靖认为,要想告别这种催收无序现象,必须建立催收行业标准。而建立催收行业标准,就必须要建立在不良资产分类标准之上。 

目前,我国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发育远未充分,更谈不上分类。 

“现阶段中国的不良资产市场还只是个过渡性市场,正在从过去的政策性主导转向市场化为主导,发展潜力巨大。”据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秘书长秦丽萍介绍,长期以来,金融机构对外转让不良资产受到《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的限制,受让的主体只能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于是,大量民营机构只得与持有牌照的资产管理公司合作,绕道投资不良资产。 

据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介绍,我国对不良资产处置并不陌生,上世纪90年代末,四大国有银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等,剥离出了数千亿的不良资产,此后不良资产处理行业成为一个鸡肋行业。 

与艾滋病人催收团队谈合作的对话记录 

国务院对不良资产处置非常重视。今年1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提出支持银行加快不良贷款处置;今年8月,国务院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的通知》,提出完善商业银行考核体系和监管指标,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时隔17年后债转股再次启动。 

王国刚认为,在未来几年,不良资产处置有望成为一个真正的行业。 

“目前,我国尚未有统一的标准,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的难度,我们公司正在探索分类的标准。”一位不良资产投资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对不良资产的分类,应该由第三方机构参照项目来源、成因、规模、定价、项目处置等标准,将不良资产分为不同的资产包,对打包成理财产品或众筹的不良资产,明确告知投资者产品风险程度。同时,增加对平台自身风险管理、操作管理、信用管理等内容的信息披露要求,形成统一的披露标准,以便投资者更好地判断风险和价值。 

“一旦进行了不良资产分类,催收公司就可以根据不同的资产包情况,采取不同的催收方式进行催收。”邱靖认为,如果不良资产有了明确的分类,催债公司就可以有的放矢,采取流程化操作,提高催收效率,从而实现快速发展,挤压掉“暴力催收”、“艾滋病人催收“等的生存土壤。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  论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