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金能源IPO三进宫:新设公司大客户存疑,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

  商务财经 原创  ·  2021-11-08 10:34
凯金能源IPO三进宫:新设公司大客户存疑,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 - 金评媒
来源: 投稿   

封面图2.jpg

文/周 苏

2021年7月9日,广东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金能源”)预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凯金能源曾于2016年4月至2017年8月期间在新三板挂牌。

但说起凯金能源的IPO之路,可谓是历经坎坷。公开资料显示,凯金能源2018年首次IPO折戟后,时隔一年后再战创业板被证监会抽签选中现场抽查而再遇滑铁卢,此番改道沪市主板已经是凯金能源三闯IPO了。

业绩波动,毛利率异于同行

凯金能源成立于2012年,深耕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领域多年,主要从事人造石墨和复合石墨等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动力类电池、消费类电池以及储能类电池等领域。

2018年至2020年,凯金能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5,875.03万元、186,053.50万元、163,084.82万元。2019年和2020年,凯金能源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7.81%、降低12.35%,业绩波动较大。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凯金能源的毛利率分别为23.54%、23.69%、23.08%,而其同行可比公司同期毛利率平均水平分别为30.05%、30.54%、31.81%。凯金能源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始终低于同行,波动趋势也与同行有异。

1.png

(数据来自招股书)

对于负极材料毛利率整体低于同行平均水平,凯金能源表示:公司采取优先拓展大型优质客户的销售策略,客户议价能力较强;另外在产品结构上也与同行可比公司存在一定差异。凯金能源还表示产品销售价格的变动是影响毛利率波动的主要因素,报告期内,行业内负极材料产品的销售单价均呈现下降趋势,凯金能源亦是如此,而其产品的单价也要低于同行。

报告期内,凯金能源采购内容主要包括原材料采购、委外加工和外购半成品。其中,委外加工费用占采购的比例分别为35.43%、27.55%、21.30%,以石墨化加工为主。随着子公司石墨化加工的产量增加以及石墨化加工市场价格下降,凯金能源委外加工费整体呈下降趋势。

此次IPO,凯金能源拟对主营业务进行扩产,计划使用募集资金102,000.00万元用于年产5万吨高性能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凯金能源提交的环评文件,其此次募投项目年计划生产石墨负极材料5万吨、硅氧负极300吨、硅碳负极100吨、新型碳负极材料200吨,或将极大程度的改善凯金能源委外加工占比较高的问题。但在2020年,凯金能源产能利用率仅有74.37%,或也需要考虑产能消化的问题。

新设立公司成大客户存疑

2018年7月17日,证监会公告发审委会议审核结果:东莞市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凯金能源前称)首发未通过。会议对凯金能源依赖大客户宁德时代、毛利率波动、信息披露等方面提出疑问。

首次IPO被否后,凯金能源的大客户当年即出现了变化,一家新设立的公司出现在了凯金能源大客户名单中。

据招股书,2018年,凯金能源对宁德时代销售金额的占比降至45.57%,同期,凯金能源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新增了湖南普阳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普阳新能源”,前称为湖南普阳建材贸易有限公司)。

据企信网信息,普源新能源成立于2018年5月31日,成立之初的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材料、水泥的销售。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仅有3人缴纳了养老保险,2020年该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2018年和2019年,凯金能源对普阳新能源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5,820.08万元、6,138.39万元,占比分别达12.57%、3.30%,2020年,普阳新能源跌出凯金能源前五大客户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凯金能源向普阳新能源销售的产品为原材料,而向其他大客户销售的产品均为人造、复合石墨,或受此影响,凯金能源2018年其他业务收入占比达17.01%。

两次IPO招股书数据打架

值得关注的还有,凯金能源前后两次IPO时提交的招股书信息披露存在数据打架的问题。

2019年创业板IPO折戟后,凯金能源将保荐机构更换为东兴证券,审计工作仍由致同会所负责。对比两次IPO时提交的招股书,《商务财经》发现,凯金能源合并财务报表中关于2018年的财务数据披露存在多处不一致的情况:

封面图2.jpg

(数据来自凯金能源2019版、2021版招股书)

而在新版招股书中,凯金能源并未提及会计差错更正,上述数据存在差异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此外,凯金能源招股书与在企信网上披露的数据也存在问题。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6月18日),凯金能源有6家子公司,分别为湖州瑞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州瑞丰”)、河源凯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河源凯金”)、内蒙古凯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内蒙凯金”)、湖州凯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州凯金”)、青海凯金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凯金”)、乐山凯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山凯金”)。

其中,河源凯金因未实际生产经营,2021年8月27日被决议解散;乐山凯金成立于2021年4月21日,报告期内没有相关数据。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凯金能源及其子公司社会保险缴纳情况如下:

3.png

(截图来自招股书)

根据企信网2020年工商年报,凯金能源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缴纳人数分别为356人、365人、355人、365人、355人;湖州瑞丰、内蒙凯金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68人、319人;湖州凯金工伤保险缴纳人数为177人,其他各类社保缴纳人数均是175人,均多于企信网披露人数。而青海凯金2020年工商年报中并未显示相关社保缴纳情况。

另据企信网,2021年10月20日,商都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内蒙凯金用人单位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及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检查结果显示,通过登记的住所(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同年6月,湖州南太湖新区市场监管分局对特种设备使用单位监督检查时,发现湖州凯金存在问题待后续处理。

对于上述信息披露存在的问题,或需要凯金能源以及致同所进行核实并给出解释。


来源: 投稿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商务财经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