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复活不易,复兴更难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复活不易的瑞幸,复兴恐怕会更加艰难。

  师天浩 原创  ·  2021-09-30 13:43
瑞幸:复活不易,复兴更难 - 金评媒
作者: 师天浩   

图片7.png

近来,瑞幸咖啡公布的三则报告,又将大众视野拉回。

9月21日晚间,瑞幸咖啡(下称瑞幸)发布三则公告,包括:公司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约12亿元人民币)的和解意向书;公司已向开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包括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在内的2020年年报。

瑞幸此番举动被外界看做是“里程碑式”的进展,同时资本市场也受和解消息的影响,在瑞幸发布公告之日美国粉单市场股价一度上涨近19%,当日收盘15.05美元,是去年退市时10几倍,总市值43亿美元。

似乎种种迹象都在表明,经历过至暗时刻的瑞幸复活了,但触底反弹这条路又岂是这么好走的,复活不易的瑞幸,复兴恐怕会更加艰难。

公告背后的“复活之路”

2018年,瑞幸依靠“平价的外卖咖啡”迅速崛起,快速的开店节奏与新物种概念加持,引来资本的青睐,接连完成多轮融资,并在2019年5月,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国货之光”的逆势故事,但是2020年初,随着浑水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一份近90页匿名报告的发布,瑞幸涉嫌财务造假的事实被揭露。2020年5月19日,瑞幸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要求退市的通知;同年6月29日,瑞幸暂停股票交易,从纳斯达克退市。

被资本催熟,又受到资本反噬的瑞幸被迫退市之后,面临着三个选择:其一是直接破产,从此消声灭迹;其二是被巨头公司收购,成为他人的一部分;其三是重组调整,等待重新上市。

从瑞幸近来发布的公告可以看出,它并没有选择前两种方式,而是选择了较为漫长的最后一条路。第一则公告,是关于瑞幸与美国证券集体诉讼的原告,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瑞幸将向2019年5月17日至2020年7月15日期间,购买其公司股票的全球投资者进行赔偿。瑞幸在公告中强调,这份和解协议仍需得到监督公司进行附条件清算的开曼法院以及审理集体诉讼的美国法院批准。如这份和解协议最终达成予以赔偿,再加上去年12月16日,瑞幸咖啡以1.8亿美元的罚款与SEC就会计欺诈指控达成和解,瑞幸在美国的“诉讼债”或将告一段落。

图片8.png

第二则公告,是瑞幸已经向开曼法院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涉及发行新的一年期和五年期优先票据组合,每年向票据持有人支付9%的票息。据公告称,公司已经与集体诉讼中的投资者代表达成了有约束力的和解协议,以充分解决在2019年5月17日至2020年7月15日期间购买公司股票的投资者的所有索赔,最终有效报告将于10月8日前递交。

第三则公告,则是瑞幸经审计的2020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净营收40.33亿元,同比增长33.3%。营收结构方面,瑞幸咖啡2020年产品营收37.17亿元,同比增长23.5%,占总营收的92.15%;合伙店营收3.17亿元,同比增长19.64倍,占总营收7.85%。不过,瑞幸2020年亏损额接近26亿元,虽然相较2019年的32.13亿元收窄两成,但较2018年15.98亿元亏损扩大六成。

图片9.png

三则公告的发布也算是瑞幸对过去一年风波以及外界质疑的一个正面回应。暂不提这三则公告,一年来瑞幸一直在积极自救。主要通过采取加快产品更新速度、降低优惠力度、精简门店、削减营销支出等措施来挽救自己。

据了解,2020年,瑞幸咖啡共推出了77款全新现制饮品,平均每研发22款产品时,只有1款产品能够走向大众。采用赛马机制的新品研发催生爆品,今年上半年,一个月就卖出1000万杯的“生椰拿铁”成为爆品,而今年秋天最新上线的“丝绒拿铁”,上线才9天,便突破270万杯销量成为新的“爆款”。另外,瑞幸相比前期的“撒钱”模式克制了许多,据瑞幸年报显示,2020年5月后,公司降低了产品的整体折扣水平,并终止了产品免费促销活动。

瑞幸另一举措,就是精简门店。截至2020年11月底,瑞幸咖啡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子品牌小鹿茶的门店数量也在减少,到今年5月31日,其门店从近300家锐减至77家。与此同时,为把控成本,瑞幸咖啡还大幅削减了营销支出。据瑞幸财报显示,2020年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8.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21.7%,远低于2018年的88.7%和2019年的41.4%。

三年时间,瑞幸历经高光和至暗,其中更是经历了董事会内斗、管理层换血、监管调查以及各种诉讼、罚款等一系列打击,但瑞幸选择用回归产品和服务的商业逻辑来自救,以求复活。时至今日,瑞幸正在逐步走出阴霾。

险中求存的瑞幸,看起来要跨过自己的至暗时刻,要知道相比传闻中112亿美元的集体诉讼额度,现在的赔款可以说非常“划算”。然而,市场的竞争以分秒计,瑞幸即使成功“复活”,未来的路却比退市前更糟糕,这一年间新对手如雨后春笋,瑞幸未来仍旧充满不确定性。

竞争升级的“咖啡江湖”

市场从来没有因为一家企业的变故而停滞向前,如今的咖啡江湖已经大变天,一方面市场规模越发庞大,另一方面吸纳的玩家也是越来越多,咖啡赛道竞争进一步升级已成为既定事实。

今年4月份,德勤中国公布的《中国现磨咖啡行业白皮书》显示,中国消费者对咖啡的需求,已经从最初的社交性场景需求,发展成了功能性需求。依靠咖啡来提神醒脑的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的消费者分别占到78%、72%和68%,而在心理层面上对咖啡产生依赖性的消费者,也分别占到了48%、41%和39%。这意味着咖啡已经成为多数人的生活必需品。

随着咖啡消费习惯的增强,中国咖啡市场也呈现高速增长态势。根据柠檬创投社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咖啡消费者将增加至3.54亿,增长率约为6%。同时,伦敦国际咖啡组织的数据显示,预计中国咖啡市场规模在2026年之前都会保持每年20%左右的年复合增长率。加速增长的趋势正在壮大咖啡市场的规模,艾媒数据预测2025年咖啡市场将达到10000亿元的庞大规模。

在此背景下,众多玩家蜂拥进入咖啡赛道。大致可以归为三类,分别是本土新兴玩家、外资咖啡品牌、跨界选手。

首先,本土新兴品牌继瑞幸之后,再度吸引资本的关注。据媒体报道统计,仅2021年上半年,与咖啡行业有关的融资活动就多达28次,其中Manner、Seesaw、M Stand、鹰集咖啡、时萃Secre等14个本土精品咖啡品牌完成了融资,融资金额近70亿元,投资方中也不乏有红杉资本、IDG资本、腾讯创投等头部投资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主打“连锁、便宜、好喝”的Manner成为资本宠儿,仅在半年内就进行了3轮融资,并且背后是淡马锡、美团龙珠、字节跳动诸多豪华资本阵营,资本的注入也使Manner单店估值上涨到1200万美元。

其次,在资本不断加码国产咖啡品牌的同时,Tims咖啡,Peets咖啡、蓝瓶咖啡等知名外资咖啡品牌,也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加速进入中国市场。而瑞幸一直对标的老牌玩家星巴克运营较为稳定,据《中国咖啡行业深度全景报告》显示,星巴克全国的总门店数为5987家,其中一线城市门店占比为29.78%,新一线为30.73%,二线城市占比15.95%,并且星巴克的门店几乎都集中在城市核心的商业区。

从星巴克的营收情况来看,2020年星巴克总营收为75亿美元,约合482亿元人民币;2021财年第三财季季报显示,营收为75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72.9亿美元,同比增幅达78%。星巴克在店面数和瑞幸几乎持平,咖啡饮品价格均价高出后者十几元,但消费者选择中显然星巴克更有竞争力,这对于瑞星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最后,新茶饮等跨界选手也在争相布局咖啡品类。“全球茶饮第一股”的奈雪,在2020年底开了家主营咖啡的“奈雪PRO”店,上线多款咖啡饮品;近日入驻北京前门大街的喜茶,也结合也结合果汁、气泡水等产品推出多种咖啡产品。甚至知乎今年也开始跨界做咖啡,在7月份旗下自有消费品牌知乎知物已经推出了三款挂耳咖啡。

万亿规模的咖啡市场吸纳玩家不断涌入,这也使原本就很火热的咖啡赛道变得白热化。竞争升级的咖啡市场成为一个既蕴藏机会又充满挑战的“江湖”,复杂的市场对于“大病初愈”的瑞幸而言,显然不够友好,然而阻挡瑞幸复兴的拦路虎还不止这一只,百废待兴的瑞幸难言lucky。

道阻且长的“复兴愿景”

瑞幸用超乎市场预期的速度复活,更是展开了被外界称作“教科书般的自救”,尽管是“大难不死”,但醒来之后元气大伤的瑞幸兴起路途只会道阻且长。

一方面,从外部环境来看,市场留给瑞幸的时间越来越少,不断崛起的品牌正在压缩瑞幸的发展空间;纵使瑞幸是国内最先跑出来的咖啡品牌,在品牌、渠道、场景等方面拥有了先发优势,但从上述咖啡市场的现状就可以感受到如今竞争的激烈程度,就算瑞幸不曾经历风波,应对诸侯混战的市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况且瑞幸经历了一系列的重创,想要在市场中崭露头角只会难上加难。

另外,瑞幸的事件或许被玩家们看做“前车之鉴”,受此影响,新锐品牌们不约而同采取了稳妥的发展方式,不再一味追求扩展速度,而是保持适度扩张。比如Manner今年的计划是新开200家店,将总门店数提升至300家,而M Stand有望在今年内突破100家门店。瑞幸摔的跟头为全行业节省了试错的成本和时间,无形之中瑞幸成为他人发展路上的垫脚石。

另一方面,从瑞幸自身出发,重建信任需要一段时间,综合多方面来看,瑞幸现在还不够稳定;瑞幸因为财务造假大大透支信用,对中概股信誉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从当前瑞幸发布的公告来看,瑞幸的第二春即将焕发,但市场上还是有大部分投资人处于观望的态度。要知道粉单市场的风险是普通投资者难以预估且承担的,加之交易量低容易被操控,股价走势可信度是打折扣的。信任易失不易得,所以瑞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同时,瑞幸仍然面对很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其发布相关的刑事诉讼尚未有定论,需要得到监督公司进行附条件清算的开曼法院以及审理集体诉讼的美国法院批准,才能有一个大的推进。

此外,瑞幸曾经生意火爆与营销、促销等活动密切相关,如今没有了资本市场的资金支持,又大幅度削减营销活动,虽然在极力用产品力来截流拉新,从近期发布的财报中能够看到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幸门店累计交易客户数量超过6490万,也算是有些效果,但对于习惯了用券的消费者来说,依旧需要一个较长的适应过程,而过程中面对层出不穷的消费选择,不可避免的会损失一部分用户。诸多不确定性都成为瑞幸必须直面的压力。

瞬息万变的市场、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还未准备万全的自己,每一个都成为瑞幸复兴路上的阻碍,而市场、对手都不是瑞幸能够控制的,能够改变的只有自身。

参考文献:

来咖——《瑞幸求生记:丢掉资本的西瓜,捡起产品的芝麻》

界面新闻——《瑞幸咖啡,死亡谷走了一遭》

投资人说——《濒临破产的瑞幸,终于被中国90后喝回来了》

闺蜜财经——《瑞幸咖啡12亿解决集体诉讼!“复活”后,前景如何?》

远川研究所——《瑞幸咖啡的翻盘企图》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师天浩

科技自媒体人,曾就职于 博客中国、互联网实验室、百度等公司,钛媒体认证作者、虎嗅认证作者、砍柴网认证作者、极客网认证作者,百度百家、i黑马、新浪创事记、艾瑞网、淘媒体等平台的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shitianhao01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