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短租民宿第二春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疫情逐渐过去,国内旅游市场也逐渐恢复过来。伴随着旅游需求的回暖,冷寂了一段时间的民宿业又开始重新焕发活力。

  链外参 原创  ·  2020-11-16 14:11
苦等短租民宿第二春 - 金评媒
   



疫情逐渐过去,国内旅游市场也逐渐恢复过来。伴随着旅游需求的回暖,冷寂了一段时间的民宿业又开始重新焕发活力。


途家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10月4日民宿下单量就达到了去年同期的150%,其中乡村民宿表现异常亮眼,平台预订量达到去年同期的120%。


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股报复性消费潮,如今疫情还未完全恢复,民宿业的经营仍不稳定,在民宿业态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民宿平台们暂时还不能松一口气。


行业过去几年一直向好


不同于标准化的精品酒店,短租民宿主要瞄准年轻化的旅游市场,80、90后是短租民宿的主要使用者。而且各地民宿基本上可以满足全家出行、朋友聚会、考试求学等短租需求,尤其是在家庭多人出行时,成本明显优越于酒店。


除了价格优势之外,短租民宿还可以为房客提供更具个性化和特色的居住服务,满足出游者对住宿的多样化需求。加上城市和乡村房源空置率走高,以及国家相关扶持政策的鼓励,以民宿为代表的共享住宿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从政策环境来说,为了推动民宿业态的发展,政府在去年专门成立了中国城镇化促进民宿发展专业委员会,各地也陆续上线了民宿扶持政策。而且从2015年开始,相关部门一直在积极完善民宿的行业规范,如今已针对民宿行业设施设备、建筑安全、卫生环境、价格质量等多个方面提出了市场管理要求,来提升民宿行业的整体水平。


而行业整体水平的不断提升,也让短租民宿这种共享住宿方式被更多人所接受,市场规模和行业表现也因此逐渐向好。


从整个行业来看,2016年到2019年,民宿行业房源数量、线上交易额保持高速增长,市场总房源数量从56.2万套增长至2019年的134.1万套,线上交易额也在2019年突破了200亿元。


而且疫情过后,人们被压制的旅游需求得到释放,加之疫情期间收入减少,优惠的民宿就成了更多游客们外出的选择,所以十一期间,民宿们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


但这相对于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损失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民宿在疫情期间长时间的停摆也使得民宿平台们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疫情重创,一时间难以回血


疫情期间,民宿业全面停摆,一时间众多民宿房东没有了收入来源,民宿平台们的营收也因此骤减。头部民宿平台Airbnb曾对外表示,预计今年营收将同比降低54%,这还是在基于截止今年年中的预计,实际营收情况或将更低。


而在中国以小猪为代表采用C2C模式的民宿预订平台,主要的盈利方式就是向房东端抽取交易额10%的佣金。因为盈利模式的单一,民宿业曾一度被资本市场所冷落,具体表现就是2019年整个民宿业只有木鸟民宿拿到了一笔融资。


而疫情期间,房客数量归零,不仅房东没了收入,小猪民宿也没有了收入来源。在正向现金流中断的情况下,小猪民宿为了维持平台运转除了需要付出一定的人工成本,还举办了一些活动积极促进行业回暖,而这也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比如,疫情期间,小猪与淘宝、飞猪等平台合作开启民宿房东直播,帮助浙江、云南、四川、贵州等地的乡村民宿经营者售卖民宿周边产品。虽然可以扩展当地民宿的盈利渠道,帮助他们撑过这场疫情,但活动的引流和运营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所以小猪虽然在2018年末获得了阿里一笔3亿美元的融资,但是疫情期间的有出无进让它在短期内仍无法实现盈亏平衡。


短租民宿产品普遍均价较低,而且受到旅游淡旺季的影响,收入很不稳定,仅靠房东的服务费需要很长的回本周期。为了增加营收,小猪在短租之外,还涉及了保洁服务、就业、装修、摄影、智能设备、长租、旅游等衍生产业,但是业务触手的增多也会进一步拖缓运营效率。


这样看来,运营效率的放缓和投入产出比的长期失衡是小猪实现盈利的重要阻碍。而如今在疫情的重创下,它的现金流也进一步承压。


对此,小猪民宿联合创始人王连涛表示,虽然经历疫情冲击和洗牌,但民宿业本身具有很强的修复能力和反弹力。疫情后民宿市场整体供给的品质和体验都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行业韧劲更足。话虽如此,但小猪的实际情况仍不容乐观。


寒冬过后,能否迎来第二春?


在2019年全国生活服务电商TOP20消费评级榜中,小猪民宿排名13位,综合指数低于0.4,在受理平台通报移交的投诉中,反馈率、受理时效性、用户反馈满意度等方面表现相对较差,获“不建议下单”评级。


自身的服务问题之外,不容小觑的竞争对手和来自酒店行业的反攻,也是小猪民宿短期内难以提振的重要原因。


比如,比小猪规模大一些的途家,经过疫情洗牌之后的国内民宿存量不降反增,已由先前的180万增加到230万。而且为了加速推动疫情后民宿业的复苏,途家发布《民宿分级标准》,通过建立评估体系以实现消费和经营的高效匹配。


除了借助增长的房源和提升服务水平获得较强市场竞争力的途家,另外还有上线了民宿公寓预订功能的美团,服务口碑更好、并实现了盈亏平衡的木鸟民宿,以及进入国内市场的爱彼迎,这些都是小猪民宿未来进一步占领市场不可忽视的劲敌。


而小猪除了需要面对行业内部激烈的竞争,还要抵御来自行业外部的抵制。由于民宿可以提供更优惠、更具特色的居住服务,极大地分走了传统酒店的客流量,这自然会引起酒店行业的不满,全球热门民宿网站爱彼迎就因此遭到了多国抵制。


尽管各地政府都上线了民宿的扶持政策,但出于安全的考虑,国内众多小区业主纷纷抵制民宿,要求民宿搬出小区。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大部分是由于城市民宿安全监管不到位导致。


举个例子,近年来民宿私装摄像头的事件比比皆是,极大地影响了消费者对民宿的整体观感。而小猪只是在房东和房客之间提供服务的平台,短租民宿都是房东个人的私有财产,小猪民宿可采取的监管措施有限,而且不断增长的房源也使得它的监管难以面面俱到。


而在行业整体的服务水平不能保证的情况下,身处其中的小猪自然无法独善其身。另外,较低的服务口碑评级也使得小猪的“春天”一时间难以真正到来。


总结


民宿作为共享经济领域一个重要的业态板块,可以盘活各地的闲置房产资源,带动本地旅游经济,让房东和房客同时享受到共享经济带来的红利,所以政府一直在极大推动该业态的完善和发展。而且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被长时间压抑的旅游需求释放也使得民宿业取得了不错的经营成绩。


但如果监管、服务等行业沉疴不消,民宿平台们不能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这个行业就难以真正提振。而小猪民宿作为其中的一员,不仅要解决自身在服务、监管和盈利上的问题,还要面对来自外界的竞争和挑战。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链外参

专注于区块链新技术的媒体资讯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