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星”变“灾星”,甲骨文才是TikTok门口的野蛮人?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摆在TikTok面前最大的问题,仍是如何保住张一鸣的控制权。

  歪道道 原创  ·  2020-09-26 15:14
“救星”变“灾星”,甲骨文才是TikTok门口的野蛮人? - 金评媒
作者: 歪道道   

禁令生效在即,TikTok的命运再次迎来变动。

921日晚,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字节跳动在和甲骨文交易后继续保持对TikTok美国新公司的控制权,他将撤回对这宗交易的暂时“祝福”。

一场围绕TikTok控制权的争夺战,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而这次,甲骨文不再是逆转局势的“白衣骑士”。在将TikTok引入第三个解决方案的进程中后,甲骨文瞬间变脸,对外称,新成立的TikTok合资公司将完全脱离字节跳动,字节跳动不会持有TikTok Global的所有权。

而且根据最新传闻,合资公司TikTok Global的董事会有五人,其中还可能包括软银孙正义。

这则消息是从甲骨文高层中流出的,我们很难不怀疑埃里森是否和孙正义达成了某种共识,而这对于孤立无援的张一鸣来讲,或许是最坏的消息。

美国资本“穿同一条裤子”

TikTok控制权陷入“罗生门”,字节跳动和甲骨文各执一词。

按照甲骨文的说法,美国投资者持有字节跳动40%的股份,加上后来入局的甲骨文、沃尔玛,美方总持股比例高达53%。很显然,在衡量控制权时,甲骨文和沃尔玛是把字节跳动背后的美国股东红杉资本、泛大西洋等投资机构,当成了自己人。

但字节跳动并不认同,在公司回应中,它只区分了字节跳动、甲骨文和沃尔玛三方的持股比例,后两者加起来不过20%

所以说,问题的焦点在于投资机构,这些美国老牌资本的态度,将影响控制权最后偏向哪一方。而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张一鸣处境堪忧。

自特朗普宣布对TikTok实施禁令后,字节跳动背后的投资方表现出空前的一致。他们曾集体施压张一鸣为TikTok业务引入战略投资者,甚至主张出售TikTok美国的控股股权。连张一鸣好不容易挖过来的TikTok CEO凯文·梅耶,也毫不犹豫地站在了美国那边,更过分的是,他还和美国投资者背着张一鸣策划,希望由自己来主导分拆之后的全球业务。

某种程度上,甲骨文也是“背叛者”。借助埃里森与特朗普过硬的关系及公司游说能力,甲骨文提供的方案,让TikTok惊险避过了被禁或者被卖的命运。可不过几日,原本“字节跳动保留TikTok的大部分股权和对算法的控制”的协议,被甲骨文亲口否认。

美国投资方和甲骨文站在一条战线上,字节跳动更加被动。

当然,股权并不意味着相应比例的控制权和投票权,同股不同权在互联网公司再常见不过。只是,在字节跳动对控制权的回应声明中,并没有以“同股不同权”为由进行反驳,也就说,在TikTok Global成立后,能否在公司顺利实行“同股不同权”还未可知。

回头看甲骨文当时提出的方案,这个看似多方共赢的方案,其实并未彻底解决此前中美两国对交易存在的分歧:谁将掌控新公司?谁将保留核心算法?TikTok Global上市后字节跳动的股权又将被稀释多少?这些问题尚未清楚,导致如今字节跳动和甲骨文出现了两份矛盾的声明。

而对于甲骨文的出尔反尔,埃里森是否一开始就是做此打算呢?这位习惯在美国政府面前长袖善舞的商人,是硅谷中少有的特朗普支持者,依赖他去游说和打通关系,可能本身就是在与虎谋皮。

“危险人物”埃里森

埃里森在一众硅谷科技大佬中显得尤为突兀。他极爱泡妞,嗜好换老婆,喜欢收藏飞机,爱造大别墅,还热衷于赛艇、飙车乃至战斗机空战,既穷奢极侈,且为人高调。

关键是,埃里森的心胸一般。甲骨文的说客们曾在格吕克的带领下,在一个十分冷僻的版权问题——反垄断和滥用消费者数据等问题上,对谷歌穷追猛打,使对方毫无招架之力。与之结下梁子的还有亚马逊,当初争夺美国国防部的100亿美元云服务合同时,甲骨文指控亚马逊网络服务部门与三名国防部官员之间的关系“破坏了”竞标流程的公平性。

埃里森和比尔·盖茨更是死对头。埃里森甚至曾经使阴招,雇佣私人侦探从微软的垃圾中寻找不利于微软的证据,这一“垃圾门事件”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可埃里森却厚着脸皮辩解称,这是“公共服务”。

2.jpg

睚眦必报、特立独行,埃里森偏偏还成了“中国威胁论”的推崇者。

2006年,甲骨文实施"金色中国五年计划" 第二阶段规划,一批来自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高校的毕业生,被此计划所吸引,加入了甲骨文。然而2019年,很多中国员工却率先成了公司裁员的牺牲者,一位北京办公室被裁的员工称,自己明明不属于中国研发中心,归属印度团队,但也收到了裁员通知。

正是经由此事发酵,埃里森过往的言论被翻出,“如果就这么让中国经济超越我们,让中国培养出比我们更多的工程师,让中国科技公司击败我们的科技公司,那我们就离军事科技落后的那天不远了”。

2018年谷歌放弃与美国军方的业务合作时,埃里森还强烈指责谷歌,认为“这非常可耻”。

甲骨文的立场其实一直很坚定,站在美国政府一边。在TikTok解决方案上,字节跳动前脚刚和甲骨文爆发了控制权的争执,后脚特朗普就发声支持,可见,埃里森深谙特朗普的心理活动。

控制权的问题还有待商议,但根据协议,字节跳动保留算法,甲骨文则拥有对源代码进行安全检查的权限。展示源代码是跨国企业遭遇本土数据安全顾虑的通用解决方案,微软就曾在北京成立了技术透明中心,这意味着合规与否、安全与否要看对方的审查“态度”。而TikTok个性化推荐背后的智能算法,恰恰是最容易触及用户隐私的。

以埃里森的手段和观念,即使TikTok顺利达成协议,在甲骨文的监视下,TikTok未来在美国可能仍充满阻碍。

TikTok的上市难关

根据原先的协议,TikTok Global将在一年内启动上市计划,进一步增强公司治理结构和透明度。而按照协议,TikTok已经开启了最新一轮Pre-IPO融资,甲骨文与沃尔玛将合计出资125亿美元(约846亿人民币),二者分别占股12.5%7.5%

加速上市原本是为了尽快实现TikTok对外的信息透明,但随着控制权争夺战的展开,TikTok Global的上市,或许将成为美国进一步稀释字节跳动股权的契机。

比如软银,软银既是字节跳动的股东,而且当美国科技巨头们争先恐后地抢购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时,软银将目光放在了TikTok的印度业务。知情人士表示,讨论尚处于初期阶段,交易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估值、政府监管等多重因素。

软银的收购计划,遇到的阻力远比TikTok在美国小得多。中印关系恶化,孙正义跟印度之间却不会有很大冲突,政府层面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一旦软银掌握了印度业务,同时又在甲骨文的推动下,进入美国新合资公司的董事会,或通过IPO持有更多的股份,孙正义的影响力将会大大增加。

至于同股不同权,甲骨文及背后的美国资本不会这么轻易通过这种形式,把控制权交出去。

3.jpg

公开资料显示,老虎基金、泛大西洋资本、红杉资本等董事会成员和优先股股东,均拥有否决权。而且字节跳动的债权人也有权否决公司的重大事项。这一点在此前国内媒体的报道中也提到过:“如果张一鸣和管理团队的决策损害股东利益,股东可以召集董事会罢免张一鸣,甚至提起诉讼”。

总而言之,TikTok Global控制权的归属如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这一问题终将成为上市前的隐患。值得注意的还有一点,即使TikTok成功上市,它也将进入一个极其不友好的环境,自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曝光后,美国的反应体现出对中概股有意扩大打击范围,并呈现出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倾向。

5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法案要求在美上市公司证明其“不是由外国政府拥有和控制”,要求“发行人必须在PCAOB无法进行上述检查的每一年份,向SEC披露国有股比例、属于中国共产党官员的董事的姓名等信息”。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摆在TikTok面前最大的问题,仍是如何保住张一鸣的控制权。

9272359分,是禁令被延长的最后期限,作为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埃里森仍是这笔交易中的关键角色。而在埃里森的面前,张一鸣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国年轻人,他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却无可奈何。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歪道道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