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感染病杂志》最新论文 乐复能成治疗新冠肺炎的“白衣骑士”

首页 > 企业资讯 >正文

【摘要】

  企业信息  ·  2020-08-05 17:21

 8月2日,《国际感染病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IJID)发表乐复能(Novaferon)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研究论文,《乐复能清除患者体内新型冠状病毒:一项随机、开放、平行对照临床试验》(SARS-CoV-2 Clearance in COVID-19 Patients with NovaferonTreatment: A Randomized, Open-label, Parallel Group Trial)。
 


  论文显示,乐复能被认为是一种潜在的针对新冠肺炎疾病的抗病毒药物,可以阻止病毒复制,并免受新冠病毒攻击。在随机试验中,观察到了乐复能针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抗病毒效果,而且乐复能吸入治疗新冠肺炎安全性高,未观察到任何副反应。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并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我国经历了武汉解封、湖北解封、各省市下调防控级别并逐渐恢复生产生活,再到北京新发地、新疆和大连的再次爆发等过程,同时,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仍十分严峻。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8月4日6时34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1817万,达到18178736例;累计死亡人数突破69万,达到691111人。
  在我国疫情爆发期间,杰华生物的“乐复能”在已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展现出了不错的治愈效果,但因国内患者快速减少,缺乏患者入组乐复能相关试验不得不中止。而此次《国际感染病杂志》发布的论文,让乐复能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新冠病毒药物研发现状
  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蔓延,人类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或已成事实。如果没有特效药物,彻底清除新冠病毒的时间周期将会以“年”为单位,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预测约4-5年。
  预防和治疗药物是民众、患者和医疗工作者与病毒进行斗争最重要的武器,需求迫切。国内外医药企业、科研人员孜孜不倦,进行了大量的药物筛选和研发工作,政府也都加大了相应的政策支持。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全世界有100多个实验室正不遗余力地寻找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
  从治疗药物来看,主要有两个思路。
  一种思路是,根据新冠病毒进行针对性的药物和疫苗研发。医学经过多年发展,虽已达到一定水平,但目前现状是,短期内研发出疫苗和针对性药物的可能性极低,难度超出普通民众的理解。从研究其病毒的病理、作用机制,再到研制针对性药物、副作用研究和临床试验等,非一朝一夕可实现。举个例子,2003年爆发SARS病毒,当时进行药物和疫苗研发的药企数量不比现在少,但很遗憾,直至现在仍未有SARS疫苗或特效药问世。
  疫苗和药物研发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这是一个悲观的事实。
  既然研发新的药物和疫苗需要漫长周期,另外一种思路就是从现有已上市药物中进行筛选,寻找可以有效治疗的药物。疫情爆发后,关注度极高的阿比朵尔、羟氯喹、达芦那韦、克力芝以及连花清瘟胶囊,均是已上市药物。瑞德西韦是个特例,下面会单独说。
  从预防药物和治疗药物两方面,这些筛选出来的药物一度像“明星”一样受到追捧。
  “明星药物”们
  “明星药物”们到底如何呢?
  阿比朵尔、羟氯喹、达芦那韦、克力芝以及连花清瘟胶囊等药物在疫情期间时有报道,像克力芝等在我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一直被用作为抑制病毒的主要推荐之一。
  同时,用现有已上市药物进行治疗有其优点,就是安全性已得到验证。
  但也有一定缺陷。阿比朵尔、羟氯喹、达芦那韦等药物并不是针对新冠病毒研发的,在治疗机理上被认为或能对新冠有效,但实际治疗效果在严苛的药物双盲对照等要求下争议较大。
  克力芝并非新药物,原是治疗艾滋病的药物,是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两种成分进行了一定的调和,适用于与其它药物联合用药,因此被称为“鸡尾酒疗法”。从治疗艾滋病的情况看,可以延缓艾滋病病毒的扩散,尚无法杀死艾滋病病毒,也就无法完全治愈。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治疗情况类似,可以一定程度抑制新冠病毒的扩散。
  瑞德西韦是一个另类,因在埃博拉病毒研发的对照试验中不如对照药物而一直未上市,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极高的关注度。
  瑞德西韦一度被给予厚望,甚至世卫组织都曾评价是“可能唯一真实有效的药物”,在美国进行过同情用药治疗,并在个例中展示了良好的效果。直到5月1日,美国FDA发布紧急使用授权,允许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时“紧急使用”物瑞德西韦,至此才在美国正式上市。而后在5月7日,日本也“特例批准”瑞德西韦应用于治疗新冠肺炎。
  药品上市中,安全性和有效性是无法回避的。因为疫情形势严峻,瑞德西韦的上市通过了很多“捷径”,考虑到之前并未上市,也未曾接受过大规模用药后安全性的验证,其安全性需要打一个问号,大规模用药后的副作用值得关注。
  更重要的是,瑞德西韦在我国进行的临床试验中,得到的结果并不理想。4月29日晚,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了在中国武汉进行的新冠肺炎(COVID-19)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全球首个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治疗危重症住院患者,并未加快COVID-19的恢复速度,也未降低病死率。
  药物研发一度陷入困境
  在国内,新冠病毒药物的研发和筛选一度陷入“困境”。国内病例数量极少,目前已无法直接进行随机、双盲等试验研究,研发受到限制。
  面对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的蔓延,各国在治疗药物研发中难以避免政治和经济影响,很难保证某些国家在疫情药物推广中完全中立、客观。比如某大国紧急批准药物上市,可能会有后遗症、副作用被隐藏的可能,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在临床阶段有好的治疗效果,但在大规模用药后相关不利影响难以确认。
  4月21日,国家卫健委专员郭燕红表示,我国新冠肺炎治愈率超94%。也表明,多数病人会治愈。真相可能是,并不是药物效果有多好,而是多数患者依靠自身免疫系统和抵抗力完全可以杀死病毒。而因新冠病毒死亡的,多数还是由于本身存在较多基础疾病、免疫力和抵抗力较弱的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进一步恶化所致。
  全球面临的“困境”是,一边是病毒在快速蔓延,另一边疫苗和药物研发却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人类历史上和医学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疫苗是18个月之内研制出来。被多数人预期的在18个月之内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是一个快的不能再快的速度。
  据了解,目前研发疫苗最快的团队是采用mRNA技术的美国Moderna公司。新冠病毒是RNA病毒,目前主流疫苗研制开始转向RNA技术,理论上更容易实现。但是,历史上也从未有过RNA技术研制出的疫苗,同时RNA病毒变异后疫苗有效性也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尴尬的是,此前5月20日,Moderna疫苗实验数据遭到广泛质疑。好在在7月中旬,Moderna公司公布了mRNA-1273疫苗的一期临床结果,45名受试者均产生抗体,安全且普遍耐受良好。目前,Moderna研发的mRNA疫苗今天开始进入临床III期验证,进展是海外疫苗中比较快的。
  时间紧、任务重,疫情蔓延和药物研发的双重困境,能解开吗?
  曾被忽视的乐复能成为“白衣骑士”
  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病毒仍在蔓延。《国际感染病杂志》发布的论文,仿佛让大家看到了“白衣骑士”。乐复能是何方神圣?
  乐复能(英文名Novaferon)全称重组细胞因子基因衍生蛋白注射液,是适应症为HBeAg阳性的慢性乙型肝炎,首次在中国上市的1类生物制品。2018年4月,乐复能取得新药证书与生产注册,同时也已经进入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乐复能作用机制以免疫调节为主,兼具直接抗病毒作用。上面说了很多次,针对新冠病毒,可能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增强免疫力、提高自身的抵抗力,正与乐复能的作用机制不谋而合。
  同时,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标准化研究中心的试验结果表明,乐复能的抗病毒活性比干扰素α高10倍。研究结果显示:乐复能具有抑制HBV复制作用,无论在细胞上清还是细胞内乐复能均具有抑制HBVDNA复制的作用。
  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在2020年2月1日-2020年2月20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长沙市第一医院进行了一项评价重组细胞因子基因衍生蛋白注射液清除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随机、开放、平行研究。
 

  用药6天,乐复能组、克力芝组和乐复能+克力芝联合组新型冠状病毒RNA转阴率分别为50.0%(15/30)、24.1%(7/29)和60.0%(18/30)。
 

  乐复能组、克力芝组和乐复能+克力芝联合组新型冠状病毒RNA转阴所需时间(中位数,天)分别为6、9和6。
 

  以上试验结果表明,作为抗病毒药物,体外实验和初步的临床研究显示对SARS-COV-2的转阴作用明确。
  除去以上针对有效性的试验效果外,更重要的是乐复能是一种已上市药物,并已经顺利进入医保的药品,且已经进行了一定量的使用,安全性高已经得到验证。
  目前,作为一种比较新的、国产原研蛋白质抗病毒药物,同时是潜在的治疗COVID-19药物之一,采用乐复能进行治疗与预防均有一定的意义,而《国际感染病杂志》发布的论文也验证了乐复能治疗新冠病毒的有效性,在目前疫情蔓延和药物研发的双重困境中,乐复能是否能带来转机,我们尽情期待。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企业信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