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经济模型2.0 – 赋能去中心化地图生态的关键一笔

首页 > 企业新闻 >正文

【摘要】

  企业信息  ·  2020-06-23 14:45

新基建的信息基础设施涵盖5G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覆盖通信、算法、算力等方面,并融合技术变革对传统基础设施进行赋能改造,形成智能交通等新领域,奠定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生命经济这些人类未来文明的发展根基。在物联网,预计未来5年至少有30到50亿的终端联网,形成万物互联,带来的投资规模可达2万亿-3万亿。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也将是万亿级别。

去中心化地图生态发展的关键因素

海伯利安旨在构建地图及空间经济体愿景,在位置数据和去中心化生态的基础上打造地图经济生态,充分挖掘位置经济的未来增量市场,并在新基建时代将区块链地图服务应用于机器人、自动驾驶、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高度依赖覆盖面广、精准、实时的位置数据领域。

在地图1.0时代,中心化地图的核心竞争力来源于其中心化数据采集和管理方式。我们所熟悉的谷歌、高德地图等利用昂贵的航拍或测绘设备,甚至直接购买第三方公司的地图数据,再将其包装城地图服务提供给用户,通过差异化地域数据和服务向企业及个人用户收取高昂的API调用和数据加工费用,并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资金成本来维护并管理数据,因此导致行业被少数寡头掌握,缺少充分的良性竞争。

由此,对抗中心化地图生产方式的开源地图平台OSM(OpenStreetMap)诞生于2004年,带来了地图数据生产的模式的变革,允许任何人都能贡献地图数据,使地图行业悄然发生的变化崭露头角。发展到今天,OSM已拥有600w的用户,并已得到包括Facebook、微软、MapBox及英、美、法等各国政府在数据贡献和服务调用等多方面的支持和认可。

OSM为了实现开源生态目标,打造了一个可供长期发展和演化的、开放的社群结构框架,方便志愿者们不断把数据贡献到其搭建的开放平台上去,做一个公开、免费的项目。但志愿者项目会产生一个问题,即缺乏激励和约束机制:一方面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数据,整个组织较为松散,而导致数据的对错无法校验。就像滴滴要做打车平台,但却不推出司机和乘客的奖惩机制,导致没有办法防止作恶行为。此外,地图数据具有天然长尾性,例如有些地区路途太过遥远,或未充分得到商业开发,导致志愿者没有动力去采集。但同时,开放地图生态的价值就在于让更多社群用户将分散的区域绘制出来,并添加到开放平台上。海伯利安团队早早意识到了市场回报和经济激励对开放生态的必要性,那就是遵循理性人趋利的本性促进去中心化地图生态的发展。

海伯利安地图3.0的开启可以说是地图行业长期博弈的结果。由于高昂的中心化地图服务费用和严格的调用限制,越来越多的商业公司也不愿被约束在像谷歌等巨头的封闭式生态中。科技的发展也在推动数据采集方式的转变,现在手机等移动端智能设备作为移动传感器比传统的采集方式将能收集到更为丰富的数据。

因此,海伯利安独创了一个新的去中心化架构和新范式来支持去中心化地图生态的发展,让地图服务变得更加去中心化,并通过经济激励刺激更多贡献者的支持促进生态快速发展。地图数据去中心化的明显益处在于有三点:一免于地图数据被第三方控制;二能够保障用户的隐私数据不被滥用;三充分挖掘地图数据的潜在应用空间,包括基站信息、信号地图以及未来的自动驾驶地图等。

海伯利安经济模型2.0将在生态发展中起到三个关键作用,一是根据各个生态参与者的不同服务能力分配社群中的贡献角色;而是以动态和静态两个层面支持生态的加速发展;三是给予生态参与者持续的经济奖励,并通过端、网、链三层结构得以实现。

通过端、网、链三层结构扩大社群参与规模

依据海伯利安以上生态发展目标,经济模型将从三层结构扩容Map3服务节点和Atlas链节点规模,并通过不断增大的用户基数来打开位置经济的未来增量市场。

静态参与发生在微抵押和复抵押层面。普通HYN持币用户将少量HYN抵押给Map3节点,通过微抵押参与Map3节点运营。每位参与者需抵押不少于该节点最少抵押总量1%的HYN。而复抵押指Map3节点管理者以节点为单位将节点抵押总量抵押到Atlas节点,无需新增通证抵押额度。

动态参与方式则随扩容周期变化,旨在逐步实现确定性的去中心化,鼓励多部署节点,而并非在单个节点中大量抵押通证。在Map3层面的裂变初期预计将有88个Map3服务节点提供去中心化数据服务。越多的节点将能提供越高质量的Map3服务,自然会有更多的企业端和个人端的用户从Map3网络调用API,促进Map3的服务量及节点收益。在生态发展的相对早期,海伯利安免费对用户开放地图数据服务,提供服务的Map3节点则可从生态获得激励。激励总额由扩容周期决定,第一扩容周期为30w个HYN/月,每一个新周期复合增长10%的奖励。生态成熟后,Map3服务的定价将具体交给市场机制来调节。

Map3层面的扩容共有10个周期,扩容发生时,Map3节点的数量一分为二,单个节点的抵押量随表格所示分阶段减少。例如,扩容周期1单个节点的最低抵押总量为100w个HYN,扩容周期2降低到55w,以此类推。持续的节点扩容能够让有影响力的节点管理人寻找新用户加入新分出的节点;另一方不断降低的Map3节点部署门槛鼓励小额持币用户成为新的节点管理人。动态扩容支持生态尽快搭建更为扎实的数据贡献和数据服务的用户基数。

Map3的奖励以工作量证明作为评判标准,工作量越大,排名越高。此机制设计了防止节点通过结盟伙同作弊的机制,只对有效的工作量进行升序排序。而微抵押用户则凭借抵押量占比及管理人自定义的管理费从中分配到收益。节点管理人默认收取20%管理费,早期调低管理费更容易吸引到参与节点的新用户。当Map3节点的数量逐步增多,单个节点抵押量的收益比将逐步递减。

在Map3层面的扩容可以这样理解,服务质量和节点收益的提升是经济模型驱动带来的结果,而扩容是实现结果的手段。在主网上线后的第一年,每三个月扩容一次,第二年开始,每六个月扩容一次,直到四年扩容周期结束。

同时,Atlas节点的数量由Map3节点的扩容周期驱动,意味着不断增加的Map3节点数量和整个网络总抵押量将推动Atlas链层抵押量的垂直扩容和生态用户层的水平扩容。单个Atlas节点的最低抵押总量设定为100w个HYN,意味着想要部署链上节点的Map3节点管理人必须拥有总额达到100w的节点。但配合扩容周期抵押量不断减少的单个Map3节点,经济模型设计了结盟和非结盟两种Map3节点的复抵押方式。结盟是指同一个Map3节点发起人管理的多个Map3节点相互结盟成一个Atlas节点。例如扩容周期2的最低抵押量分别为55w的两个Map3节点,经过结盟总量超过了100w个HYN,即可部署Atlas节点,该两个Map3节点的管理者A亦为结盟后的Atlas节点管理者。

根据PoH(Proof of Hybrid)混合机制的错层共识设计,海伯利安在Atlas链层面以PoS驱动生态扩容,并以PoS共识对链上节点进行奖惩,因此Map3节点管理者需以更高的抵押保证出块服务和网络安全。出块节点数量固定为88个,每天重新选举,按照Atlas节点的总抵押量排序选取88个最高的节点作为出块节点,88个以外的Atlas节点则无奖励。为提高进入88个节点的几率,单个Atlas节点需要投入更高的抵押量。非结盟机制考虑到某些Map3节点管理者不想自己部署Atlas节点,而宁愿抵押给出块几率较高的Atlas节点,他们即可通过非结盟方式将自己的抵押量投入该Atlas节点,这样亦可分享链上出块节点收益。

Atlas出块节点在第一年可获得每6秒2个HYN的出块奖励,出块奖励随减产周期逐步递减。从主网上线的第二年起,出块数量每年减产25%,PoS奖励每年递减。Atlas节点管理者管理费可调,默认为20%,早期降低管理费可吸引更多参与者,但在后期,各个Atlas节点将根据选入88个节点的概率评选出块率,出块率大的节点即使管理费高也更容易吸引参与抵押者。

在静态和动态生态扩容的基础上,海伯利安凭借燃烧机制配合生态发展的不同阶段,利用供求关系的变化提升通证的内在价值,形成通证抵押、节点服务、和地图多场景应用的生态闭环,HYN发行总量100亿,总燃烧量90亿,燃烧结束不再增发。燃烧结束时达到长期的生态均衡状态,由市场机制调节地图服务调用的价格,而不再由经济模型驱动。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